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欧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阅读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完整文集阅读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高台夜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祁同伟梁璐的精选都市小说《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小说作者是“高台夜色”,书中精彩内容是:他本有很好的未来,有学校的资源,一飞冲天只是他运筹的事。可他只是和一个女人求了一次婚,就被人说成攀附高层,没了前途,一生只能依附在女人裙下,痛不欲生。高位多年,他带着心中的遗憾结束了可笑的一生。再睁眼,他重生了。回到了准备求婚那天——这一次,他跪在好兄弟的女朋友面前,说着赞美的话……没错!他就是要恶心一下这个偷偷传播消息的小人!...

主角:祁同伟梁璐   更新:2024-06-11 2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祁同伟梁璐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阅读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由网络作家“高台夜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祁同伟梁璐的精选都市小说《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小说作者是“高台夜色”,书中精彩内容是:他本有很好的未来,有学校的资源,一飞冲天只是他运筹的事。可他只是和一个女人求了一次婚,就被人说成攀附高层,没了前途,一生只能依附在女人裙下,痛不欲生。高位多年,他带着心中的遗憾结束了可笑的一生。再睁眼,他重生了。回到了准备求婚那天——这一次,他跪在好兄弟的女朋友面前,说着赞美的话……没错!他就是要恶心一下这个偷偷传播消息的小人!...

《完整文集阅读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精彩片段


汉东省公安厅。

大会议室内。

肩膀上扛着花的高层领导,都正襟危坐,目不转睛。

气氛显得有些莫名的压抑。

压抑,是因为主管公检法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梁群峰,亲自坐镇!

陈岩石坐在左手第二个位置上,沉着一张老脸,默默抽着手中的香烟。

“关于这次5.16特大贩毒及人口拐卖案件,各位还有什么细节要补充的吗?”

坐在左手第一位的现任公安厅长屈保安沉声开口,目光在下方几人的脸上来回扫视,仿佛一头巡视着自己领地的公狮。

不怒自威!

“我还是有一些话想说的。”

陈岩石犹豫再三,还是掐灭了烟头,目光看向屈保安,然而实际上,眼角余光却瞟向上方沉默无言的梁群峰。

“陈局啊,有什么话你可以大胆直言嘛,毕竟咱们这次仅仅只是初步讨论而已。”

屈保安挑了挑眉,嘴角扯起一道笑容。

“我个人认为,对于参与到这件案子里的两名警员的处罚,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陈岩石拧紧眉毛,不悦道:“就比如这个祁同伟,这位同志我是知道的,他嫉恶如仇,办案能力相当出众,据我所知,事先就是他收到的线报,才能顺藤摸瓜,破获这起震惊全国的大案!”

屈保安抿了抿保温杯里的热茶,闻言默然一笑:“老陈啊,你自己也说了,这起案子轰动全国,你知不知道上面有多少人在盯着咱们?等待我们最后的调查结果?”

说到这里,他大手一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你方才话中对祁同伟的点评,我并不予以否认,他的确能力出众,但这样就能够违抗组织上的计划与布局,擅自行动吗?!”

“你知不知道,万一真出了什么闪失,你我都要脱下头上的这顶乌纱帽,向党和人民谢罪!?”

不得不说,爆发的屈保安气势相当骇人,眉宇之间也充斥着深沉的怒火!

顿了一顿,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话让陈岩石有些没有颜面,屈保安的脸色又迅速趋于平静。

仿佛方才大发雷霆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老陈啊,我知道你在顾及什么,实际上对于此案之中的另外一名同志,陈海,我还是相当认可的嘛,毕竟违抗组织的命令是祁同伟下达的,当时事态紧急,陈海被胁迫也是无奈之举,你说呢?”

陈岩石脖颈上暴凸出几条青筋。

没错,那晚他对于祁同伟甩开他们擅自行动,是非常愤怒的!

但事后一分析,站在祁同伟的立场上仔细一想,也不得不佩服这小子当机立断的果决。

再加上儿子陈海一直在跟前向祁同伟求情、说好话,陈岩石的内心也开始动摇了。

当初陈岩石因为嫌弃祁同伟的家世,而强行拆散他与自己女儿的爱情。

这样做真的做对了吗?

不得不说,现在的祁同伟,给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这样的人,拥有这般坚韧的品格,以及奋发向上的毅力,将来成就真的会低吗?

祁同伟之前与自己女儿之间的感情,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情不自禁的,他也将其放在自己女婿的身份上,为祁同伟考虑起来。

可现在,上面的领导明显想要将祁同伟作为弃子,将他推出来,作为典型惩治!

陈岩石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目光直勾勾盯着上首的梁群峰。

他在等。

等梁群峰开口!

他倒要看看,梁群峰这次究竟会作何选择!

毕竟先前梁群峰对祁同伟的态度,可是莫名改观了一些...

可是,随着梁群峰的开口,陈岩石彻底失望了。

“屈厅长的这番话,我是认同的,试想,如果每一个公安民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以自己的意志为主导,那公安队伍还是一支团结在党的领导下的队伍吗?”

“我们还怎么带下面的队伍?!”

梁群峰老脸淡漠,一双狭长的眸子中没有任何情绪流露。

“当然,这只是初步讨论而已,正式的处分文件还不会这么快就下来。”

“但我个人的意见放在这里,祁同伟必须要受到处罚,而且是严厉的处罚!”

他冷声说完,屈指敲击着实木桌面,缓缓道:“最好是将其调离岩台市禁毒支队,重新回到那个乡镇司法所里去,只有这样才能在公安系统之中起到警示作用!”

梁群峰看到了陈岩石张口欲言的模样,直截了当道:“散会!”

说罢,径直起身,在屈保安的陪同之下快步离去!

陈岩石靠在椅背上,直至所有的人全部走光,才失神睁眼,定定看着头顶印着光彩五角星的天花板。

沉默良久。

......

“听说了吗?祁同伟要被调离禁毒支队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这次可是主导破获了一起惊天大案!甚至还是最大的功臣!”

“是真的!我表姑在省公安厅政治处工作,她看到了有关处理祁同伟的初步意见!”

祁同伟要倒霉了!

而且是倒大霉!

他要被重新调回曾经待过的那个乡镇司法所!

这则消息仿佛被插上了翅膀,在整个岩台市公安局内部不翼而飞!

甚至都传到了汉东政法大学!

所有收到这则消息的人,情绪都五颜六色。

侯亮平得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时,正在寝室里面。

当他听到陈海说出来的话后,顿时一个激灵。

随后无穷无尽的兴奋与激动涌上心头!

“这是真的?大海,你说的确定是真的吗?”

陈海眉头紧锁,冷冷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所谓的最好的兄弟,一时间只觉得他陌生无比。

“对,是真的...”

他默然点头,内心充满悲伤与愧疚。

他还是没能改变祁同伟的糟糕处境。

回想起那晚他们二人并肩作战的场景,陈海双眼沾满浑浊的泪。

“太好了!太好了!!!”

侯亮平冲着空气狠狠挥舞拳头,然后放声大笑:

“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祁同伟这个杂碎,终于要滚回那个乡镇了,我早就说过,这种农村里出来的乞丐,就应该呆在农村!大城市永远都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他激动无比,几欲癫狂!

甚至都没注意到陈海冰寒无比的脸色!

“对,没错!我差点都忘记了!我一定要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小艾!我要让她知道祁同伟就是个目无组织、目无纪律的混账东西!”

说罢,他就要去穿衣服。

突然之间,一记重拳袭来,狠狠命中他的面门!

被打翻在地的侯亮平彻底懵了。

他难以置信的捂着红肿的脸颊,嘴唇发抖,指了面若冰霜的陈海怒骂:

“陈海!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我疯了?”

陈海扯了扯嘴角,冷漠一笑:“我看谁都没有你疯!侯亮平,我真是瞎了狗眼,当初怎么会把你这种小人当成兄弟?”

说罢,抄起桌上的剪刀!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

侯亮平大惊失措,连忙缩着身子往后退。

“嗤!”

陈海满是失望的摇了摇头,锋刃对准衣角,用力一剪!

——嘶啦!

衣袍应声断裂!

“从今天起,我与你割袍断义,再无瓜葛!”

说出这句话后,陈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寝室!

只剩下满脸怨毒的侯亮平,咬牙切齿!

祁同伟!

都是你!

你害我失去了爱情,也害我如今失去了友情!

你该死啊!!!

......

办公室里,梁璐黛眉紧蹙。

身为省委政法委书记的女儿,她当然是最先知道这则消息的人。

但她阻止不了!

父亲梁群峰对于祁同伟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他的意思非常明显!

这是祁同伟最后的一次机会!

要么俯首屈膝,接下梁璐这个盘口,要么就背着政治处分,重新滚回他曾经待过的司法所,一辈子老死在那儿!

梁璐有些伤感的揉了揉眉心。

这样的结果,或许也是好事。

这几天她联系祁同伟,也并没有得到回复,这也让梁璐愈发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正在离她远去!

梁璐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既然父亲要出手,那就静观其变吧。

梁璐看着窗外绽放的娇花,细语呢喃:“同伟,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小说《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祁同伟记起来了!

说来说去,还得感谢高育良昨天提了一嘴钟小艾,否则他还真的可能会忘记!

他清楚记得,毕业之后一次聚会上,喝醉了的侯亮平曾搂着他得意吹嘘。

吹嘘什么?

男人之间,能够吹嘘的不就那么点事?

那一次,侯亮平受到酒精的催化,再加之春风得意下,向祁同伟说出了一个秘密。

“当初啊,要不是我英雄救美,小艾又怎么可能会在没结婚之前,就将自己毫无保留的给我呢?”

“老学长啊,不是说我鄙视你,对待女人,一昧的卑微是不行的,关键时候还是得使一些小手段...”

直到现在,祁同伟还能记得当时侯亮平那得意的表情,是如此的令人作呕!

是的,侯亮平家庭条件不差,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与高居云端的钟小艾对比起来,那就是萤虫之于皓月!

可就是因为那一次侯亮平的奋不顾身,才令钟小艾彻底倾心,并认定了这个男人!

研究生毕业后,不顾家里的反对,义无反顾的与侯亮平结婚!

“英雄救美...呵呵!”

祁同伟想到这里,冷冷一笑。

多么俗套的手段啊,但偏偏在这个年代,就是有这么多女人吃这套!

再加上他们本就在谈恋爱,情愫的疯狂上涌之下,钟小艾也昏了头,为爱付出身体!

在那场酒局上,侯亮平言多必失,还是不小心说漏了嘴。

当时起冲突的那些地痞流氓,虽然不是侯亮平刻意安排的,但却也在他布下的局中。

侯亮平不傻,相反,他还相当的聪明。

他明白钟小艾同样是个智商很高的女人。

你想在她面前演戏,很容易就会演砸。

只有以身入局,才能彻底俘获美人芳心!

身为地道的京州人士,侯亮平清楚知道90年代的京州,哪一片最为混乱。

他以带着钟小艾吃街边小摊、体会普通百姓生活的名义,在晚上带她去了计划好的地方。

又“巧之又巧”的在阴暗小巷中碰上了地痞流氓!

而这其中,另一个关键人物就出现了——

陈海!

侯亮平的好兄弟,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他父亲陈岩石可是现在的京州市公安局长,妥妥的地头蛇,掌控一群地痞流氓的行踪,难吗?

一点都不难。

钟小艾也就在二人的策划之下,被逼到绝境,又在绝望之时,被自己的男朋友侯亮平救下!

而侯亮平也被小混混捅了几刀,浑身是血,直至后来陈海安排的巡逻警察及时到来,才保住了一条命。

在这起事件里,祁同伟对陈海倒没什么看法。

毕竟是兄弟的请求,又本就是两情相悦,陈海没有理由拒绝。

只不过侯亮平的做法就有些恶心人了。

钟小艾也留了个心思,毕竟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太小了。

但事后那几个小混混被迅速逮捕,坦白交代一切,确定与侯亮平没有任何关系后,钟小艾才愧疚且感动的将自己交给了侯亮平。

愧疚,自然是因为怀疑了侯亮平。

感动就更不用说,侯亮平差点都被捅死在小巷子里面。

“真是好一出大戏啊,不过现在有我在...”

祁同伟笑了一声,他二世为人,有着先知先觉的优势,这一次当然不会再让侯亮平得逞。

他自己也明白,昨天在操场上的举动,虽然让钟小艾对侯亮平有些看法,但也仅仅只是有些看法而已。

要知道情侣之间,偶尔的一次争吵,反倒是感情最好的润滑剂。

所以,祁同伟必须要乘胜追击,不能给侯亮平一丝喘息的机会!

“就是不知道,有了这一次感情的裂痕,侯亮平会不会着急提前计划...”

想了一想,祁同伟有些不太放心。

自己现在成了煽动命运的那只蝴蝶,既然如此,就不能再用上一辈子的时间节点,作为唯一的参照。

“现在我有两种做法,第一就是提前将那些混混逮捕,让侯亮平没有帮手。”

“第二种就是参与到局中,代替侯亮平英雄救美...”

该怎么选?

几乎没有思索,祁同伟就选择了后者。

——靠防是防不住的。

侯亮平毕竟是钟小艾的男朋友,陪伴的时间充沛,哪怕这一次被他破坏了,也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布置下一次谋划。

不如从根源上断绝他的希望!

想到就做,祁同伟迅速换上便衣,快步走出宿舍。

出门的当头,还正好碰见从楼上下来的岩台市公安局局长罗风。

“咦?小祁,局里不是给你放了一个月的病假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上班了?”

罗风精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

“报告局长!我的身体已经大致恢复,请求这几天正式归队!”

罗风上下打量着祁同伟,眼眸深处也浮现出一丝复杂情绪。

点了点头赞许道:“你有这份为党和人民尽忠尽责的心,我是非常满意的...欸?你嘴巴怎么了?”

他皱了皱眉,看到了祁同伟嘴角的伤势。

“没事,局长,昨晚走夜路摔着了。”

“哦,以后走路还是要注意一点呐,年轻人。”

罗风轻笑一声,没有深究,而是抬手拍了拍祁同伟的肩膀,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摆手离去。

祁同伟在原地杵了一会,然后才摇头下楼,走出了市公安局。

......

夜市。

虽然是90年代,但实际上京州的夜市文化已经颇为昌盛。

在北城区的临河街道,能够看到大量摊贩鱼龙混杂,来往人 流络绎不绝,空气之中都弥漫着烟火的熏香。

“小艾,上一次带你吃的臭豆腐,其实没有那么的正宗,我告诉你啊,真正的老店,其实就藏在这个小巷子里面!”

侯亮平擦着额头上密布的细汗,高大挺拔的身躯挡在钟小艾身边,主动为她挤开臃肿的人群。

默默看着侯亮平吃劲的模样,钟小艾平淡如水的眸子里,也升起一丝感动。

那天操场上的事,钟小艾回去后也反思了一下。

侯亮平的做法虽然太过冲动,但其实也是爱自己到极深之处的表现,不是吗?

男孩子嘛,毕竟是要面子的。

很少有人,能在看到自己女朋友被当众跪地送花后,还能保持淡然。

想通了这点,钟小艾对侯亮平的失望也逐渐淡化。

而感受到钟小艾变化的侯亮平,别提有多激动了。

为了趁热打铁,他连忙联系了陈海,准备将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提前上演!

看着那条幽深的小巷子距离越来越近,侯亮平的脸部肌肉也有些紧绷,下意识吞咽口水。

他是大概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事的,也能预料到自己的惨状。

但不管了!

钟小艾的背景惊人,就连自己父母都期盼他能成功上岸!

更何况他的确很爱钟小艾!

“亮平,你怎么了?”

钟小艾好似发现了侯亮平的紧张,疑惑出声。

“没...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你等下会不会觉得口味不好。”

“怎么会呢,实际上我也很期待你说的老店呢。”

钟小艾弯了弯眼睛,柔声开口。

“那就好...到了!过了这条巷子,咱们就能看到那家老店!”

侯亮平拉着钟小艾柔若无骨的小手,把心猛地一横,迈步踏入巷子中。


“别别别...”

陈果生这下是真的放下心里的顾虑了。

别看眼前二人年纪轻轻,但可都是实打实的狠人呐。

就说保镖陈海雷厉风行的手段,以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劲,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虽然身上少了江湖人的肃杀之气,却也正常,毕竟是富豪身边的保镖,说不准港城那边的有钱人,都喜欢这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模样呢?

对了。

一定是这样的!

陈果生回忆起在小剧场里观看过的港片,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他仔细打量面前的祁同伟。

越看越是有些佩服。

年纪轻轻就豪气干云,一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样子。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赵老板,您请坐,请坐。”

打消了内心的疑虑之后,陈果生也毕恭毕敬起来,邀请祁同伟坐在椅子上,并且亲自为其奉上了茶水。

开玩笑!

这可是要买半吨冰毒的人!

知道这代表多少钱吗?

——这代表着半吨冰毒的钱!

反正陈果生也算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有了这笔钱,绝对能够保障他下下辈子都无忧无虑!

“说不定干完这一单,就能彻底洗白了...”

陈果生做着美梦,也对面前的财神爷愈发恭敬起来。

“冒昧的问一下哈,赵老板,您买的这批货,是打算销往哪里?”

祁同伟喝茶的手微微一顿。

然后冷眼瞟去,讥笑到:“怎么?陈老板管的还真是宽呐,莫非陈老板还有新的销路不成?”

“没有没有!”

陈果生连忙摆手,苦着脸笑道:“赵老板啊,您刚从港城那边过来,可能对咱们内地还不熟悉。”

他长叹一声,悲伤道:“您是不知道,前段时间岩台市破获了一起特大贩毒案件,现在整个汉东省都是风声鹤唳,没人敢轻易出手货源...”

“说起来,还要怪那个叫祁同伟的警察!”

谈到这个名字,不仅仅是陈果生,房间里所有的小弟们都露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他们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个警察!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就是因为这个臭小子,才会导致汉东的毒品市场遭受如此之大的打击!

祁同伟与陈海默默对视了一眼。

好家伙,原来自己的名气已经这么大了?

这时候祁同伟才回想起来,现在的共和国,还没有隐藏缉毒英雄身份背景的先例。

因此这些人知道他的名字,也不奇怪。

“看来陈老板还是有所顾虑啊。”

祁同伟冷冷一笑,现在他是真的把架子端得足足的。

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其实根本就不缺货源,只不过从金三角进货太过麻烦罢了。”

“别急啊,赵老板,生意还是要做的!只是...能不能分批次交易?”

陈果生看祁同伟一副要走的模样,顿时火急火燎的拉住了他。

祁同伟内心暗暗一笑。

什么叫倒反天罡?

这就叫倒反天罡!

你看,他还得求着咱们交易呢!

把握了主动权的祁同伟鼻孔哼出一声冷气:“你想交易?我现在却不想了!我倒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毕竟你也说了,现在汉东局面很不好,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分批次交易?

你在想屁吃!

那我还怎么将你们这群杂碎给一锅端了?

祁同伟略微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要晾陈果生几天。

只有让他察觉到,到手的鸭子要从锅里飞走了,他才会铤而走险,全部梭哈!

这就是一场心理的拉锯战。

谁先坚持不住,谁就输了。

祁同伟这次倒没有演戏,随口说了声让陈果生等他电话,就带着懵逼的陈海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的离去。

“老大...这该怎么办?”

目送着二人的离去,陈果生深吸一口气,有些患得患失道:“等吧,再等等,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回去的路上,陈海几次都欲言又止。

祁同伟瞟了他一眼,冷漠道:“有屁就放!”

陈海被噎了一下,换做平时,如果祁同伟敢这样和他说话,那绝对少不了一番怼!

但不知为何,现在面对祁同伟,高傲的陈海居然低下了头,没有骂回去。

而是嗫嚅道:“同伟,老祁,你刚刚为什么不答应他?”

“你说答应分批购入?”

“对。”

陈海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那样太麻烦了!”

祁同伟摇了摇头,陈果生不是傻子,相反他还非常的精明。

不然也不会接二连三的试探。

恐怕到现在,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拿不太准。

万一答应了分批次交易,在交易途中一旦有哪次露出破绽,那这条狡猾的狐狸恐怕会立刻跑路!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祁同伟双手握紧方向盘,眼角青筋暴跳。

这个陈果生,还在暗中从事着贩卖小孩的勾当!

如果不能一次性给予其毁灭性的打击,让他给跑了,那些小孩怎么办?

岂不会活活饿死在阴暗的地牢里?

毕竟祁同伟可不知道,他将那些小孩藏在了哪个地方!

“我虽然不太清楚你究竟在想什么...”

陈海见祁同伟沉默无言,深吸一口气,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我选择相信你!”

......

三天。

祁同伟这三天,啥事也没干。

包括梁璐打来的几个BB机,他也选择视而不见。

他在等。

在煎熬的等待。

根据陈海的消息,市局之中已经有人,开始对这次协作颇有异议!

京州毕竟是副省级省会城市,它有它的骄傲!

怎么能协助地级市办案?

那不是本末倒置?

在得知陈岩石正承受很大的压力后,饶是祁同伟二世为人,但也不免内心升起一丝浮躁。

陈果生怎么还不打电话来?

祁同伟盯着面前有些无精打采的陈海,直至看得他头皮发麻。

“我说老祁,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让你给王麻子传的消息,你传了没有?”

“我传了啊!”

陈海点头肯定道:“我按照你的吩咐和他说了,说你已经重新和金三角那边的毒贩接头了。”

“呼...”

祁同伟深呼一口气,刚想拿起香烟点燃,办公桌上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汉东本地的陌生号码!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嘴角都咧开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鱼,总算上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