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欧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精品全集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精品全集

毛团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程韵慕清辞是古代言情《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毛团团”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主角:程韵慕清辞   更新:2024-07-21 12: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韵慕清辞的现代都市小说《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精品全集》,由网络作家“毛团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韵慕清辞是古代言情《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毛团团”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这果真是你派人做的?”程韵斜睨了眼地上的钟若烟。

证据摆在眼前,就如同闸刀横在颈侧,钟若烟咬死了说不。

她又是一阵叩头:“陛下明察!”

她梳得严整不苟的发髻都乱了,散散的崩着,翠玉簪子从乌髻间滑落,掉在水磨砖地上砰地一声。

程韵目光垂落,在那根翠玉簪上。

样式虽简朴,种水色却通透、明亮,隔着簪面,怕是都能看清簪后的发丝。

是绝佳的玻璃种。

这样的碧玉,先帝后宫里头都少见,如今却戴在一介宫女头上。

新朝伊始,夫妇两人都是刚提上来的内庭管事,哪儿来的这么多积蓄?

真是稀罕。

程韵这么瞧着,那本就沉敛的眸子滑过一抹幽深晦暗。

钟若烟慌乱捡起翠玉簪,收进袖子里,偷偷抬起头。

这一抬眼,恰好撞见程韵犹如寒针的目光,吓得魂魄都要散了,连忙埋低了头。

程韵凤眸眯起,鼻间矜贵哼了声。

没再出声。

就这样?

慕清辞都懵了!

她证据都已经呈上来了,结果钟若烟几句不是就完了?

连句质问也无?

慕清辞一口气怄在胸口,差点没被憋死!

这偏袒都摆在明面上了好吧?

慕清辞在心里问候了狗皇帝的祖宗十八代,终究还是认命,出声替自己挽回局面。

“不是你做的,难道还是我栽赃污蔑你的?

“这顿饭食可是一直保存在迎春殿里。更何况景仁宫内没有小厨房,是宫内人尽皆知的事,

“就是有,也不是程贵人一个贵人能用的。那么请问钟尚食,我该如何做到在迎春殿内凭空变出这顿饭食呢?”

慕清辞一连串的逼问下,钟若烟彻底慌了。

事实真相与否,其实只要皇帝愿意,随意派人一查就可一清二楚,端看陛下愿不愿意徇私。

在之前钟若烟或许还怀了丝希冀,觉得陛下会偏袒于他们。

可那根碧玉簪子让皇帝瞧见了……钟若烟开始担心起别的,脸色骇然惨白。

康乃安见她不安,出声解围:“陛下,就算钟尚食手下人懈怠了饭食,也不一定就是如今这这几样!”

程韵眯了眯眼:“哦?”

康乃安扫了眼那内侍盘子里的菜样,蔫巴腐臭,显然隔了不止一夜。

他道:“慕尚宫说东西保存在程贵人的迎春殿内,可程贵人向来同慕尚宫交好,那为何就不能派人将保存的证据调换一番呢?”

“既然预先就设计好了要污蔑钟尚食,便可以提前预备菜样,放置屋内,等待间隔几日,放坏了。再安排这一出调换证物的法子,也未可知。”

“毕竟,这些动作,关了门,谁还说得清楚?”

慕清辞被他的强词夺理气笑了,之前怎么不知道这人这么会编呢?

慕清辞:“是与不是,陛下派人前去一问便知,何须在此百般狡辩?”

康公公:“迎春殿上下与慕尚宫本就一体,她们自然帮着慕尚宫说话。”

“就算是在尚食局内,慕尚宫总管六尚局,她们又哪里敢言慕尚宫的不是?”

他眼眸阴冷眯着,面颊瘦削凹陷,骨头形状凸出来,话语意味深长。

不等慕清辞说话,他又面朝皇帝重重磕头:“奴才恳请陛下派奴才前去调查个清楚明白。”

慕清辞瞪着他,一口气哽在喉头憋了个半死。

她心里好像充满了一只鼓胀了气的气球,再戳一下就要爆了。

这样空口白牙的污蔑,她就不信狗皇帝分辨不清。

康乃安此举,不过是给皇帝递一个台阶,让皇帝可以理所应当的偏帮他们。

如果狗皇帝真答应了让他去查,那她将毫无反抗的余地。

康乃安只会指使人伪造证据把她往死里整!

慕清辞气得眼圈都红了。

没办法,这就是一个处事只凭借上位者的心意,恣意杀伐,是非公义不分的朝代。

所以慕清辞才讨厌这里。

无比讨厌!

压抑了十数年的无明之火在这一刻才堪堪冒出了尖,在巨大的不公平的柴薪横亘中,顺隙一触即燃。

慕清辞杏眸倏然窜起了一束火苗,水润的瞳孔亮起来。

柔泽又尖锐,直直瞪视着龙案后假模假样的狗皇帝。

那眼神中含着决然,含着倔强,还有几分不顾一切的焚意。

死就死,谁怕谁!

没准儿死了就能穿回去呢!

慕清辞眼里心里烧着火,御座上的皇帝半支着头。

满屋子人等着那至高之人的决断,达成了一致的静默。

康乃安头磕得结实,跪的也是端端正正的奴才样。

就像一条把绳子拴在脖颈上的狗,忠诚、本分,对外人龇牙咧嘴,对主人摇尾乞怜。

能咬人的忠犬,固然有可用之处。

可图谋主人家财帛的狗,却断不可留。

程韵目光垂落,有些惋惜地在康乃安躬曲的脊背上扫了圈。

这条狗,留不得了。

他视线一侧,转向慕清辞。

这一转,正好将她这副毅然决然的神情撞入了眼中。

贵气逼人的凤目微微一怔,心跳仿佛也慢了一拍。

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拨了一下,幅度并不强烈,却是新颖的、奇特的、振奋的。

伴着脉搏的跳动,菲薄的唇小小的翘起一个弧度。

女人身上的靛蓝色宫装约莫是有几套换洗的。

烂漫的春日快要过去了,他每次见她都是这身一成不变、又整洁端庄的装扮。

蓝色其实很衬人,深蓝尤为如此。

他忽地就想起同她的初见。

尽管那时的女人下跪低头,看不清模样,她后颈的皮肤却被这靛蓝被衬得如春日雪、冬时月一般清莹洁白。

那纤腰袅娜,竟然也把这身沉闷的色调带动得鲜活悦眼,仿若御花园牡丹花圃内飞舞的蓝蝶。

她身上的鲜活,此刻也冲破了这身沉稳宫装的束缚,伴随着她眼里那点不屈的火气,把书房内的空气和淡白色的飘烟触得勾起一个躁动欢悦的弧度。

她这模样,什么都没说,却也什么都说了。

那含冤莫白,又破罐破摔的表情无端取悦了程韵某部分恶劣的心思。

他敛起眼睫,矜贵凤目戏谑挑起一个弧度,连眼尾的双褶都透着兴奋。

“朕知道了,慕尚宫留下,其余人等一律退下。”

男人的嗓音有种绣春刀般的精美华丽,低低地切割着耳膜。

带着轻微鼻息的时候,就显得懒洋洋的,漫不经心,常常能感受到的压迫感也不见。

听起来像是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康乃安原是揣着几分不安地,听了这话,心里一喜。

想,这事,妥了。

他阴损的目光从水磨纹地面掠到了慕清辞身上,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讽声。

同钟若烟一齐躬身告退。

书房内侍们也应声退出了屋子。

最后一名内侍的白底黑帮鞋轻移出里间时,空气一瞬寂静得令人发慌。

慕清辞跪在距离殿中央的三足鎏金炉几尺远。

那缕青烟似乎寻着空气里的躁动,自觉的攀上了慕清辞的面颊。

像一只温暖轻柔的手,带着安慰意味的抚摸。

慕清辞的心脏却随着狗皇帝的默许,化作遮天蔽日的巨石,沉入无尽深渊,咚隆一声干脆回响。


室内寂静,慕清辞感到案上之人投来的视线,威沉沉的,带着几分审视,几分恶劣的戏谑。

她埋低了头,把愤怒掩藏起来,精秀云纹的袖子底下白皙的手攥得紧紧。

狗皇帝把其他人叫走,单单留下了她,也不知是做什么打算。

慕清辞很讨厌和这人单独相处,或许上过战场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身上像是裹着金戈铁马,稍一凑近,那股令人臣服的气度就涌现。

哪怕这人表现得再漫不经心,也叫人无端畏惧。

她咬紧了下唇,心里不安着,也没先开口。

狗皇帝既然打算偏袒康乃安和钟若烟,就定然是要处置她的。

他会怎么处置她?

思绪像是一团混乱带刺的荆棘,扎着人的血肉,刮得生痛,却又无法反抗,也挣脱不开。

终于,沉默之中,龙案上的人动身了。

慕清辞低垂的余光瞥见他绣江帆海涌蛟龙的袍摆滑动着步来。

龙靴精美宽大,碾压地面时,像是踩在蝼蚁的身上,轻而易举就能碾碎。

像是接收到危险的讯号,她胸腔里不安的心脏砰砰砰跳了起来,生生咽了口唾沫,强行使自己镇定。

盛元烨的步子绕过鎏金香炉,遮蔽了缭绕青烟,停在她跟前。

窗子和光线铺在后,阴影吞噬了慕清辞全身,宛如一盆涓流从头顶浇下来。

“你对朕的决定不满?”

男人淡淡的嗓音,低沉悦耳,裹着几分恶劣的戏谑。

慕清辞唇瓣颤了颤:“奴婢不敢。”

她到底还是害怕的。

哪怕先前借着愤怒生出几分藐视皇权的勇气,此刻也都烟消云散了。

他身上的压迫逼得她喘不过气来。

“慕清辞。”男人唇微启,目光犀利,“你的主子是谁?”

慕清辞心脏猛砸两下。

这个情景,这番问句。

显然是要她回答。

“陛下。”慕清辞嗓眼缩了一下。

男人对她知趣的回答很满意,低低笑一声,慢慢蹲下身来。

一手撑在膝前,是个自然放松的蹲姿,也有天潢贵胄的优雅。

盛元烨鼻梁削挺,眼窝比起常人来显得深邃,倒是有点边域蛮人高鼻深目的模样,这就让他的那双凤眼显得更深,更沉,像口渊,能食人。

他嗓音优容懒倦。

“哦,你竟还知道朕是你的主子。”盛元烨从鼻息间哼了声:“不知道的,怕是满宫院里能得你效忠的只有程贵人。”

慕清辞呼吸猛地一紧,感觉到御书房内的空气都逼仄几分。

她抬眼,语音艰难:“陛下,后宫的主子只有陛下与太后娘娘二人,再无其他主子。”

这狗皇帝分明就是想往她身上泼脏水,叫她带着不敬主上的罪名去死。

虽然她的确对皇权没什么敬畏之心,可她还不想牵扯到程姐姐。

她暗暗咬牙,紧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一双水眸怒火不见,仅剩恐惧,荡漾着徐徐波光;唇瓣被牙齿磕得发白,像是粉白的桃花瓣;脸颊柔滑又细腻,摸上去定然是极为趁手的。

她少有会正眼瞧他的时候,一张脸粉白娇嫩,一掐就能出水,五官不似北方美人的明艳大气,有种江南水乡娇养出的楚楚动人。

害怕的时候,更像是一只风波中摇曳的粉色花瓣,零零落落,不被人捧住,顷刻脆弱成泥。

盛元烨被她这么一瞧,呼吸滞了一下。

两人一蹲一跪,隔得很近。

慕清辞看见男人眼眸倏然深邃些许,嶙峋小山似的喉结缓慢下移,咚地一声沉到了底,渐渐升回去。

她瞳孔好似被刺了一下,眼睫无助蝶翼似的扇动,收回视线重新低下了头。

盛元烨像是被她那柔弱畏惧的眼神撩燃了,胸口处簇了把火,正缓缓铺垫着燃烧。

很热,裹挟着令人不齿的原始的欲望。

他厌恶面前的女人。

可这女人,模样该死的戳人。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盛元烨撑着膝盖站起了身。

他几步绕到了香炉后面,左手背在身后,粗硬的指节摩挲着拇指上带着血色的骨扳指。

一点一点,将那扳指磨得透亮。

“朕倒是差点忘了,你同朕的程贵人姐妹情深,想必也不拿她当主子吧。”

慕清辞没吭声,她倒是想看看,这狗皇帝还想给她安什么罪名。

“你说拿朕当主子,朕也看不尽然。不然,你怎会用之前那样的眼神看朕?”

盛元烨转过脸来,窗棂透过的光洒在他脸上,半明半昧。

慕清辞道:“奴婢不知道陛下在说什么。”

“你当然知道。”

盛元烨低笑一声,大步过来,一根指节抬起了她的下巴。

他端详着慕清辞又充了火气的眼神,笑容满意。

“就是这样,嘴上千般本分万般规矩,可落到你眼睛里,写着的全然是相反的意思。”

慕清辞是真的被气到了。

这狗东西就硬要一个罪名把她按到死是吧?

她就像死得安分点也不能如了他的愿么?

慕清辞心里又把狗皇帝的祖上十八代给扒出来招待了一遍,就想化身一只喷火小恐龙,把他皇陵都扬了。

狗!东!西!

“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瞪着他,脸颊因为气愤染上红晕,像口蜜桃。

盛元烨这么瞧着,微微失神。

伸手,在她脸颊上粉润的地方捏了一把,手感软糯,带着几分热度。

他摸过之后才反应过来,像是触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一般,收回手指,狠狠捏住。

他手掌宽大,能挽大弓,射雄鹰。

手背处青筋缠绕着健壮骨线,皮肤都带了凛冽,纹路清晰,宛如金石敲击出的成品。

这样的手掌,一旦握起来,充满了男性原始的力量感,也能压制住除了力量以外的东西。

慕清辞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他的手指指腹粗糙,带着膈人的厚茧,触感很不舒服。

掐捏她的脸颊时,力道有些重,让她皮肤有些钝痛。

她眼眶里洇出了一星点泪花,就含在下眼睑尾处,又细又亮,勾着人。

等盛元烨狠狠将手指上残留的她的温度抹去时,再看,就是她这副委屈带点点泪的模样,心脏又是一抽。

这种不受理智控制的情绪让盛元烨心情阴了下来,更别提还有窗外阵阵散发的海棠花清香,更添几分不受控的阴郁。

他在书房内走了一圈,气闷地走回慕清辞跟前。

“你给朕起来。”

慕清辞跪了许久,膝盖早就酸了,她抿唇,提起裙摆,动作缓慢的起身。

只是动作到一半,膝盖上过电般酥麻一软。

她杏眸睁大,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地朝着殿中间那座鎏金香炉跌去。

那香炉顶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仙鹤,仙鹤头顶有些尖。

慕清辞身子倒过去,怕是要在身上戳出一个洞来。

恐惧燃到爆沸,快要落到那仙鹤头上的瞬间,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慕清辞被随后赶到的人解救下来,捂着被布料勒红的脖颈咳了个昏天暗地,眼白都翻出来了。

上吊这罪真不是人受的。

床前,周德忠着人倒了水来,塞给她:“慕尚宫可好些了?”

他嘴上说着关切的话,实际上慕清辞看他一张老脸都要笑成扭曲的麻花了。

她心里气闷,双手抱着碗咕咚咕咚往下灌,没一两口又把自己呛了个半死,抓着床杆一阵咳嗽。

周公公更乐了,这回可憋不住,当着她的面笑出声。

不仅是他,身后跟着的小内侍也无一不在笑。

慕清辞:“……”

她社得想死。

方才她被几名太监合伙救下后,才听随后赶到的周公公说明了原委。

原来皇帝要罚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康乃安与钟若烟两人。

康乃安下了狱,钟若烟也被鞭打二十,扔进浣衣局了。

所以……那截带血的鞭子是用来惩罚钟若烟的?

是她自作多情的觉得狗皇帝会折磨自己。

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慕清辞心情复杂,还有点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钟尚食也就罢了,同康公公有何干系?”

周德忠道:“康乃安贪污收贿了万两白银,已经被陛下查处,相关官员也在调查。”

慕清辞瞪大眼眶。

万两白银!

什么概念!?

康乃安是贪了一座银山么?

而且,新朝伊始,他也才刚被提拔上来。

就敢这么干?这不纯纯找死么?

“陛下怎么得知的?”

慕清辞不解。

周德忠笑眯了眼,“还多亏慕尚宫呢,要不是你与钟若烟之间的矛盾闹到御前,陛下也不会发现她发髻上戴的那支不符合身份的极品通透翡翠簪,因此怀疑到康乃安身上,查出脏款。”

慕清辞愕然,想起了钟若烟叩头时掉落在地的翡翠簪子。

原来是那支。

周德忠道:“总之,慕尚宫近几日就好好养伤,照顾好自己身体,再上值也不迟。”

“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慕尚宫以后福气大着呢。”也不过是些寻常的祝福话语。

想到钟若烟和康乃安因她而落网,慕清辞心里有几分唏嘘,颔首道:“承公公吉言。”

她受了这番身心上的折腾,周德忠也不好耽误她休息,说了几句好话便打道回府了。

***

用完晚膳,批完奏折的盛元烨去往御花园散步。

日头已经被高升的明月代替,莹耀的悬在天上。

天是黯淡的蓝色,这个点儿还未完全沉下去,昏昏蒙蒙的。

御花园阒静安宁,几株海棠散发幽香,比起养心殿的那株气味更加沁人。

晚间下令处斩了贪污受贿的大内副总管,御史台紧接着送了几叠赞颂圣明的奏折上来。

经人一夸,又闻香气,盛元烨阴沉了一日的心情终于疏散了些。

这个时候,周德忠惯常是要挑些话头以供皇帝取乐的。

今日脑子短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别的,脑子里反反复复被慕尚宫上吊未遂的那一幕占据了。

慕尚宫简直是太可爱。

周德忠一颗年老的心脏都要化了。

盛元烨背着手走了半日,没听见周德忠吱声,奇怪看他一眼,就看见他一脸的姨夫笑,顿时脸上落下几道黑线。

“周德忠。”

周德忠身子一抖,抱着拂尘连忙回神应是。

“在朕身边当值还敢走神,你是越发放肆了。”

盛元烨的手收回到胸前,他身子高大健壮,凤目狭长携带攻击性,眼尾上挑,矜贵恣意。

周德忠笑眯眯答应一声,“陛下言过了,老奴是想到今日发生的一件趣事。”

“哦?”盛元烨眉锋一挑,“说来听听。”

周德忠略一思索,这位陛下厌恶慕尚宫,听她吃瘪,应当是不会生气的吧。

怎么想都没问题,他便按实讲了,慕清辞被脑补吓得上吊的事。

盛元烨听完,那线条优容的唇角止不住地往上翘起。

周德忠边说边观察,心道,妥了,这话陛下爱听。

高高在上的陛下听完,点评一句:“都说她聪明,我看她蠢起来也是没边儿了。”

周德忠赞同:“可不是。”

皇帝大人听了今日笑料后显然心情大好,连步伐多加快了许多,绕着偌大的御花园走了两圈,唇角的笑意还没消下去。

被毫无根据的猜测吓得上吊,喝口水都能把自己呛得半死。

真是……傻得可爱。

盛元烨代入慕清辞那张柔弱可人的脸,心里一时痒得紧,恨不得自己就在当场看着她出糗,也好一解今日她得罪他之气。

只是当时不在,这会儿跑去瞧就显得太不体面了。

堂堂皇帝特意跑去看一个尚宫的笑话,那才是真叫人笑话。

盛元烨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到底心头发痒,忽地想到个人。

“周德忠。”

“老奴在。”

盛元烨眉梢往上挑:“摆驾迎春殿。”

周公公一怔。

迎春殿?

他大喜。

圣上这是终于开窍,打算造小皇子啦!

没准儿还是他方才一通笑料把皇帝哄得身心舒畅,才突然起了这份意呢。

周公公对此很满意,并寻思着以后要多多搜集慕尚宫的笑料讲给陛下听。

盛元烨到时,迎春殿刚用完晚膳。

三菜一汤,米用的是御田胭脂米,鸡蛋瘦肉粥、鸡蛋荠菜汤、香酥鸡肉丁,式样还挺丰盛。

今日慕清辞闹了一通,午后钟尚食紧接着就被拖进了浣衣局。

这个节骨眼上,对于程贵人的饭食,整个尚食局不敢有丁点怠慢。

这约莫是程韵入宫以来吃得最丰盛可口的一餐了。

只可惜,吃饭的人心绪不佳,白白糟蹋了这份美味。

听说辞儿在尚食局内和钟尚食呛了一通,引出了康副总管护短,之后又闹到了陛下跟前。

程韵听见消息一波一波传来,心里跟被铁丝线揪紧了似的,始终落不了地。

她无比自责于没有拦下辞儿,才让她惹上这般祸事。

最后辞儿虽没事,却被吓得上了吊,人还伤着,她心情便一直阴云重重。

撩下筷子,口舌平乏无味,忽然听见外头传来小太监欢喜的通报声。

“陛下驾到——”


殿里久置无人,灰尘遍布,好在她提前戴了面纱,效用虽比不上口罩,也还有点用处。

宴请已入夜,杯水流盏没有停歇的意思,笙歌乐舞也还升平着,荒殿远,那声音便显得幽静而廖远。

慕清辞干活儿累了,撑着笤帚柄看着月亮发愣。

七皇子已登太子之位,良妃娘娘也在月前封了后位,她是有功之臣,往后的日子必定顺风顺水,不定哪日就能出宫了。

她不自觉发笑,忽然听见殿外传来一阵急嚷嚷的步话声。

她拎着笤帚走出去看一眼,见是东宫处的太子奶母李嬷嬷拍着手急急地训斥几个底下内侍。

说的都是什么“怎么办的事?竟然让殿下着了道!闹出这么大事,想掉脑袋么?”等语。

她一愣,东宫那位太子爷出事了?

“赶快去找,找不到好的,就随便抓。”李嬷嬷吩咐。

小内侍连忙点头应答。

慕清辞抱着笤帚靠在殿门边吃瓜看戏。

李嬷嬷刚吩咐完,忽而一小内侍看见了什么,眼前一亮,抬手指着她道:“嬷嬷,您看那边那位怎么样?”

慕清辞一惊,肩膀差点从门框边滑下来,险险握住了笤帚柄。

说话就说话,指她干什么?

李嬷嬷转身打眼一瞧,眼光也发亮,赶紧凑前几步来瞧。

慕清辞感觉上不对,连忙想要转回去关闭殿门,门没关上就被几门内侍肩膀抵住了。

李嬷嬷近前打量她。

天暗,荒殿里没灯,仅有月色一点清露,滴在她半蒙面纱的脸颊上。

那上半张脸骨碌碌溜出一双眼睛,明亮清脆,比天上的月牙还清美。

皮肤也比月华还晶莹洁净。

那纤细弱柳的身段是最先抓住人眼球的地方。

若不是那一瞥,李嬷嬷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地赶上来。

殿门被推开了,慕清辞紧张低下了头,咬住嘴唇。

李嬷嬷笑着问:“姑娘哪个宫的?”

慕清辞心脏跳了几下,这几人盯上她绝对没好事,她搬出了皇后:“奴婢皇后宫里的。”

李嬷嬷果真脸色犹豫,但是这会儿又能上哪儿挑这么好的人儿给殿下解药呢?

别的殿下都试过了,一个也瞧不上。倒是这个,虽是戴着面纱,却是难得一见的绝色容姿。

最重要的是,还是个宫女。

到底太子是皇后亲子,闹出了事儿也都是为着太子,皇后娘娘想必会体谅。

心计一定,李嬷嬷扯开了笑脸。

“姑娘随我来。”

慕清辞警惕心起,一个劲儿地摇头说不。

几名内侍上前把她抓住,李嬷嬷轻蔑道:“为太子殿下解药是多少宫女求不来的福分,你不乐意?由得你?带走!”

她打了个手势,几人将慕清辞架进了东宫。

一路行至太子武德殿侧殿门前,格扇门的窗格子里透着昏黄烛光,黄蒙蒙的,比外头亮些,满宫里寂静。

里面传出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隔着门叫人听见,只觉得遍体发寒。

李嬷嬷借着窗格子里的光扫向慕清辞的脸颊,淡黄的光晕笼在她侧脸上,肌肤盈润。

她把脸埋得低低的,看不清五官。

不过,印象里的那双眼睛太过迷人,李嬷嬷断定她是个皮相极佳的美人。

至少上半张脸是如此。

小内侍瞥了眼,犹豫道:“嬷嬷,要不要把她的面纱揭开,万一是个——”

万一是个丑的呢?他们岂不是要触犯了殿下?

李嬷嬷皱了皱眉:“就这么送进去,只是个解药的东西,又算不得主子,殿下瞧不瞧得上还两说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