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欧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畅读佳作推荐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畅读佳作推荐

毛团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非常感兴趣,作者“毛团团”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盛元烨慕清辞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主角:盛元烨慕清辞   更新:2024-07-10 22: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元烨慕清辞的现代都市小说《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畅读佳作推荐》,由网络作家“毛团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非常感兴趣,作者“毛团团”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盛元烨慕清辞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畅读佳作推荐》精彩片段


满殿女官被慕清辞视线无差别扫射一通,都埋低了头,屏声敛气。她这才拿起账册,放进招文袋里头,散了众人。

往常陪同她一起去见太后的执事女官明秀跟上,两人去了一趟寿康宫。

太后杜菀菀这几日也是心神不宁,一是叹没了慕清辞果然事事不顺,二来也是忧心慕清辞那一吊伤了身体,每日都催人给她送了好多补药。

什么人参、海胆、燕窝,不要钱地往慕清辞嘴里送。

慕清辞被养得胖了两斤。

所以她出现在太后跟前时,气色竟然比以往都要好。

太后的担忧瞬时烟消云散,笑着拉慕清辞就要坐下,同她说了好多关切的话。

说是陛下那里她说了很多好话,皇帝也承诺了不会再寻慕清辞的麻烦。

慕清辞听了,心里冷笑。

这狗皇帝说的话,鬼信。

等出了太后寝殿,她手里又多出了一件装了支千年人参的紫檀木匣。

慕清辞喝人参喝得都要吐了,打算回去就把这匣子供起来。

同明秀一前一后走在回去的宫道上,忽然前面一小太监跑来跟前,那眉眼间像是有私事不方便当着人说。

慕清辞便把匣子交给明秀,“你先回去,东西放我屋里,我过会儿就来。”

明秀本本分分地应了,拿了东西就走,也不多看多问。

人走后,小太监才凑近了一点说话:“李侍卫叫我给您传个话,叫您去一趟午门,他有事找。”

李大哥找她?

慕清辞面上有凝重一闪而过,道了声谢,便朝着午门而去。

宫女与侍卫私下不得来往,明面上却是可以沟通交流的。

她心里微微叹息,李大哥和程姐姐阴差阳错分开,程姐姐这头总算是放下了,李大哥却不知是怎样的情景。

想必,是极伤心的吧。

到了午门,果然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西边红墙根底下。

宫道中间一队队的巡逻侍卫严整有序行过,隔开了两人目光。

慕清辞加快几步走过去。

离得近了,才看清李廷贺现在的模样。

他比起一个月以前消瘦的不少,颧骨两边都陷了下去,显然是没好好吃饭的缘故。

即便如此,他这张脸也是英俊的。

看见慕清辞来,李廷贺眼中燃起希冀,上前两步就想抱住她的肩膀。

抬手时,却恍然意识到这是在人前,距离她肩膀一寸处堪堪停住了。

嗓音干涸地叫了声:“辞妹。”

慕清辞叹了口气:“李大哥,你近来可好。”

李廷贺笑容勉强:“还成,韵儿——程贵人如何了?”

慕清辞看着他殷切的神情,心生不忍。

但她必须要冷酷地切断二人的联系,这是为了他们好,在程韵能够名正言顺出宫以前。

“程姐姐很好,宫中过得很舒心。”

“骗人。”李廷贺闻言激动。

他嗓音也下意识放大,路过的巡查卫兵瞥了他一眼,朝他俩投来奇怪的眼神。

慕清辞察觉,后退一步,加深了两人的距离。

李廷贺意识到自己失言,满脸懊恼,小声道:“对不起辞妹,我方才激动了。”

说完,他严肃:“我知你好意,可你不必骗我,我是御前侍卫,能探听得到她的近况,她其实……过得并不好。”

慕清辞摇摇头,没说什么。

李廷贺知道自己这份贪恋只会陷二人于危险,但他无法不这么做。

他带了恳求:“辞妹,我想请你,替我帮她带句话。”

“就说我会等她,还有——”

“明日亥时,我想约她于御花园西南角湘妃林里相见。”

“那时正好我负责带队巡夜,我会提前支开侍卫队,不叫任何人发现。”

“你告诉她,不管她去不去,我都会在那里等她。”

慕清辞拧紧了眉:“私通后妃是死罪,你不要命,难道要害死程姐姐么?”

她少有这般严厉的时候。

李廷贺愣了愣,失落地垂下头:“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可……辞妹,我真的没办法了。”

“我控制不住地想见她,我做不到……辞妹,你只用帮大哥带一句话,去与不去都在她。”

见慕清辞仍旧是不认同的神色,李廷贺心一横,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抓住她的手:“算是大哥求你!哪怕下跪也成!”

他身形高大威猛,这么压下来,把慕清辞吓了一跳,怕人瞧见,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揣进袖子里。

她轻轻咬了下唇,半晌,狠下心道:“好吧,我就帮你一次。”

她抬头,看着这个面色憔悴的男人,目中闪过不忍:“李大哥,事情已然如此,你也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如今这般,若是程姐姐见了,不会开心的。”

李廷贺苦笑一声,“谢谢辞妹关心,只是一想到我与韵儿就差那一步,我……”

他深深吸气,“实在心痛难忍。”

回去的宫道上,葱绿茂密的榆树枝桠从墙的那头探出来,半遮住狭窄的夹道天碧。

天色阴凉下来,风刮在身上有点冷。

慕清辞裹紧了宫衫,低头看着路,心里思绪万千。

程韵在入宫前,曾是左都御史家的三小姐,在京中也算显贵之家。

程家没遭难前,程韵同九门提督的次子李廷贺有过一段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时光。

后来程侍郎获罪入狱,程韵被充入宫为奴,李廷贺也从未放弃。

甚至为了能常常见她,在家中长辈强烈要求他科举入仕时毅然选择了成为皇宫侍卫。

做御前侍卫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毕竟这等职务不过是京中贵族子弟跻身官场的敲门砖。

可李廷贺不一样,他才华横溢,是受到过当朝太傅夸赞的。

若科举入仕,前途比起做一介御前侍卫来得可要光明得多。

可在李廷贺眼里,这些都不重要。

唯有程韵。

慕清辞叹气。

这对苦命鸳鸯。

她站在景仁宫门前纠结了许久,直到迎春殿的小宫女春华扫地时远远瞧见了她,忙丢下扫帚去屋内通传。

程韵接了出来:“辞儿,你站在外头做什么?天凉了,快些进来。”

慕清辞跟了她进去。

靠窗炕上,两叠茵绿棉布褥子,中间横一方榉木小几,上头青瓷碟里四个杏花糕摞成小山状,散发着淡淡清香。

程韵见她瞧,葱指拈了最上头的洁白杏花糕递到她嘴边:“来尝尝,这是尚食局今日送的。”

慕清辞眨眨眼,水眸子鲜亮,她就着程韵的手小小咬了一口。

杏花糕闻着清香淡雅,吃起来甜丝丝的的味道直往舌尖窜。

她忍不住张开一排洁白的小牙,又啃了口。

两口加起来,才吃了核桃大的杏花糕的四分之一,嘴边还粘了点碎屑。

像是顽皮的小猫咪按着爪爪点上去的白印子,可爱呆软。

程韵心都化了,伸出袖子替她揩了揩嘴角:“这么大人,吃个糕点同小孩子似的。”

慕清辞直愣愣看着她,神情闪动。待她擦完了收回弄脏的袖子,才忽然开口:“程姐姐,今日李大哥找我了。”

程韵对着大盘口的木唾盂整理衣袖上的糕点碎屑,闻言停下了手。


她没说什么,只是对接下来要面对的人更加不安了。

进了内殿,左转就是御书房。

殿中香烟袅袅,是熟悉的味道。

龙案旁有个蓝服内侍在磨墨,低眉顺目。

盛元烨将狼毫笔搁进山形笔架内,淡淡扫她—眼,倒也看不清什么情绪。

慕清辞照规矩行了—礼,将托盘呈上去:“这是春末赶制的夏季常服,陛下请看。”

盛元烨没如她料想的那般挑刺,竟然就这么瞧了眼道:“嗯,用料绣工都不错,放衣橱里吧。”

慕清辞小小松了口气。

她原以为狗皇帝就是故意寻她来找茬的呢。

虽然不知他究竟抽什么风,但这样挺好。

慕清辞摸到养心殿里间,寻到衣橱处放了衣裳,便出来行礼打算退下。

盛元烨道:“慢着。”

慕清辞停住脚步。

盛元烨隔着袅袅烟雾看着她:“过来,替朕研墨。”

慕清辞没动。

正办着磨墨差事的邹公公抬了脸,茫然。

陛下叫慕尚宫来研墨?

磨盘里那细细的研磨声停了下来。

—室安静中,盛元烨眉心微蹙:“使唤不动你了?”

慕清辞这才开口:“奴婢不是陛下的贴身宫婢。”

言下之意是,这种侍奉之事不归她管。

盛元烨磨牙冷笑,提醒她:“你自己上次说的,谁是你的主子?”

慕清辞后脊背僵硬。

她想起了上—次在这间御书房内发生的事,说过的话。

还记得男人侵略性强到无法忽视的气息逼近身体的感觉。

还有那只垫在她腰间,护住她的手。

不能细想。

慕清辞脸颊有些烧红,埋低了头。

“是,陛下。”

盛元烨哼笑—声,颇为得意:“知道就好,还不过来?”

慕清辞微微咬了下唇,摆脱不得,只能上前。

邹公公见状,识趣地让开位置,躬身退至—边。

盛元烨看也不看:“都下去。”

自然指的是守在殿内的内侍们。

—溜人都退下后,慕清辞只觉得殿内那股子龙涎香的气味都烧到后背来了。

明亮宽敞的御书房内,空气紧逼得吓人。

尤其是隔着半个桌案,他大马金刀坐在旁侧的情形下。

慕清辞感觉手心冒着汗,虚虚地握过那根太监刚研磨的墨块。

盛元烨道:“换—根研。”

慕清辞诧异。

这还有什么忌讳么?

太监研磨过的墨块外人不能研?

慕清辞闹不明白,还是听话从旁侧多宝格里取出新的长条墨块来研。

新的墨块干净清爽,的确比方才外人用过的要舒服。

只是盛元烨这人总在无形中散发摄人的气场,叫慕清辞放松不下来。

手里的墨块磨着磨着,汗液就浸渍在上头了。

她心神不宁,手掌发虚。

研墨得用力,力道不够,墨水就出得不多,盛元烨再提笔蘸墨的时候,发现磨盘里干涸—片。

凤目斜她—眼,浸着调笑:“研磨都研不明白,太后是怎么瞧上你的。”

慕清辞腿抖了抖,站稳,面不改色。

“奴婢笨拙,不堪使用,只能陪伴太后身侧,耍嘴逗乐。”

盛元烨被她的厚颜无耻逗乐了:“太后身边谁来耍嘴逗乐不行,偏用得上你?你的本事,放在这上头,岂不是浪费了?”

慕清辞:“陛下所言,奴婢不明白。”

盛元烨道:“你就在朕面前装孙子,前朝后宫那几朵名姝被你霍霍得死的死,伤的伤,你瞧着倒好似没有—点心里不安呐。”

慕清辞不动如钟:“陛下此言,奴婢更不明白了。”

她是打定了主意死活不认。


寿康宫内,太后重重一拍桌面,承放器具的檀木小几跟着抖了抖。

“岂有此理!”

太后怒火中烧。

“钟尚食和康公公竟敢如此公然与你作对,这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

慕清辞垂着脖颈,方才禀报时也没挟了公报私仇的意,在整件事上添油加醋。

即便如此,也足够让太后震怒了。

只是,慕清辞微微蹙紧了眉。

她担心康公公二人不会坐以待毙,会有其他的动作。

而那动作,显然会是找到狗皇帝。

她咬紧下唇,洇出一片粉色。

“叫钟尚食同康乃安过来!本宫还要看看他们能翻了天不成!”

太后平素和睦,看上去就是一副和软性子,但身为国母的威严犹在,被底下人这样轻忽,自然不能再像从前一般。

倘若这次不整顿一番,这后宫诸事,她怕是都管不下来了,到时候还不是叫外人看皇家笑话?

太后身边吴嬷嬷应声退出,去宣那懿旨,才走到影壁墙转角处,迎面就撞上了皇帝身边大总管周德忠。

吴嬷嬷心里惊异,赶紧裣衽下拜。

周德忠扶起了她,面和交代一句,两人来了寿康殿内。

“听闻慕尚宫在太后娘娘宫里,陛下叫奴才来寻慕尚宫去一趟养心殿呢。”

慕清辞脸色有些发白,攥紧了宫装衣袖。

这个时候皇帝派人来叫她过去,还能为了什么事?

她的猜测果真应验了。

太后脸色也难看起来。

周公公是皇帝身边第一人,最是亲近的。

竟然在此刻劳动他亲自大驾,定然是那两个不长眼的恶人先告状,告到了皇帝跟前。

皇帝虽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可打小就被送去它宫抚养,从小到大,她不仅尽不到身为母亲的职责,甚至连面都见不到几次。

皇帝埋怨她,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有些隔阂,放在母子之间便罢了,若是皇帝打算插手此事,维护那两人。

那不就是坐实了她是个不为皇帝所喜,没有半分权威的虚名太后吗?

太后心慌地拧紧帕子,“周公公,陛下叫你来时什么神色?”

周公公表情迟疑一瞬,满脸堆笑。

“太后娘娘放心,您毕竟是陛下生母,陛下不会不顾及您的颜面的。”

这话里的意思是会把太后摘出去,但慕清辞这个告状的尚宫怎么样,就未见分晓了。

太后显然领会了这层意思,眉头并未松开:“你也知道,辞儿是我的身边人,她若是被罚,无论有没有牵涉到哀家,都打的是哀家的脸面。你是皇帝的身边人,多多看顾她点儿。”

周德忠笑应:“这是自然,老奴能帮的一定帮。”

临走前,太后拉着慕清辞的手嘱咐:“你且去看看,若出了事,还有本宫在,陛下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随意动你。”

慕清辞心中苦涩。

陛下陛下,出了事该怎样最终都要看陛下的意思。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

可那狗皇帝明显极为厌恶她。

去了他跟前,她就是有理也变没理。

可这苦水只能被埋在肚子里,倾泻不出。

慕清辞郁闷得眼睛都红了一圈。

路上,春衫薄。

春末夏初的日子,天气没有转暖,反而冷风更肆虐了些。

慕清辞兜风一吹,拉紧了胸前的交领上衫。

手指盈白,纤细,若杨柳,同腰一样。

美人眼眶微红,好似受了莫大委屈,身段也弱不禁风。

哪怕周公公是断了根的男子,早已没了那等念头,仍旧心底泛起怜惜。

他凑近来温声道:“尚宫不用惊慌,陛下会照顾太后娘娘的颜面,定然也是不会动你的。”

周德忠是合宫称颂的老好人。

先帝在时,他就已经任职了首领太监,帮扶过的宫女太监无数,颇受人敬重。

慕清辞知道他的开解只是出于好心,表面应了,实际依旧心绪不宁。

事情到底如何处置,还得看那位的意思。

到了养心殿,从明间转进书房,是陛下日常批阅奏章,召见大臣的地方。

殿中燃着三足鎏金仙鹤香炉,龙涎香淡淡萦绕屋内。

一张四角龙案雕刻盘龙绕柱,雕工精细,纤毫毕现。

龙目威严四溢,从桌角瞪视着来人。

慕清辞视线只触及到那龙案后的明黄龙袍,便压低了脑袋,不敢多看。

心跳宛如擂鼓。

周德忠把人送到后就退了出去。

盛元烨手里捡着本绸缎奏章,见了人来才放下,矜贵凤眸瞥她一眼。

女人面对他时胆子一如既往的小,那下巴恨不得焊死在脖颈上。

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连看一眼都不敢。

别人畏惧他,盛元烨从不放在心上,可不知为何,这人如此做派,他心里就莫名不爽。

奏章啪地一声摔在了案旁,慕清辞吓得身体一颤,顺着声音跪了下来。

弱柳似的身段掩藏在靛蓝宫装里,一张秀美小脸又苍白几分,荏弱惹人怜惜。

盛元烨最见不得她这样子,目光挪开,瞥向身侧肃立的特来喊冤做主的二人。

他喊了声:“康乃安。”

嗓音低沉、质冷。

宛如铁石嶙峋,经过战场风沙的锻造,擦刮耳边,砭人骨肉。

这显然是不高兴的腔调。

康乃安猛地下跪叩头:“陛下,替奴才和尚食做主啊。”

康乃安一下跪,钟若烟也紧跟着跪下。

屋内一下就跪了三个,气氛严肃,令人生畏。

龙案上的五爪雕龙目视堂间,威赫凛凛。

四下里连一丝风也听不见,空气滞流。

盛元烨冷哼一声,冲着康乃安:“你要朕做主,人朕也给你叫来了,现在开始说辩吧,朕听着。”

说着,盛元烨撩起衣摆,一条腿踩在了龙椅上,仪态懒散。

他这般轻松姿态,四下却无人敢掉以轻心。

康乃安答应了声,抬起了额头,看向慕清辞。

“今日尚食局不过是底下人不懂事,饭食上略微怠慢了程贵人。

“慕尚宫便到了尚食局寻事,还说要裁撤掉钟尚食的职务。

“陛下,底下人犯错是常有的,该罚就罚,该赏就赏,可同钟尚食何干啊?

“慕尚宫分明以公报私,把六尚局当成她的一言堂!”

不愧是副总管太监,言辞足够犀利切中要害,这般罪名砸下来,便是她慕清辞专权擅势,是要掉脑袋的。

就算狗皇帝不站她这边,她也不可能任人定罪。

慕清辞当即反驳。

“康公公这罪名我可不敢认,今日奴婢也并非无故针对。

“今日奴婢恰好在迎春殿见到了午时尚食局送给贵人的饭菜,饭菜腐臭,难以入咽。

“奴婢想着责罚钟尚食,但钟尚食却不思悔改,当众顶撞,奴婢不罚恐难以服众,因此才想裁撤她的职务,以肃宫规。”

钟若烟跪在地上的膝盖抖了起来,在尚食局她固然不怕慕清辞,可到了皇帝跟前,却是心虚胆寒。

康公公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扬起脖颈正要反驳。“陛下——”

盛元烨修长健硬的指节叩了叩奏本,高高在上的嗓音传来:“让钟尚食自己说。”

康公公的话音一下憋在了喉头里,只能心有不甘地退回去,递给钟若烟一个眼色,叫她好好回话。

钟若烟是个欺软怕硬的,在圣上面前当堂对质,嗓音都抖出了哭腔。

“奴婢……奴婢不认!是尚宫大人诬告!”

慕清辞冷嗤一声。

这人竟然称谓后还带上了大人,装得倒是一副敬重言辞。

就是她这哭腔听着,怎么看怎么心虚呢。

盛元烨眸中闪过一抹暗色,视线转到了慕清辞身上。

也许是因为气愤,慕清辞脸颊泛起两片玫瑰花瓣似的红色,也顾不上对他的畏惧。

虽是跪着,倒有几分气势汹汹的娇态,身姿却也挺拔起来,如笔挺的玉竹。

跪得是生龙活虎。

“我有没有诬告,你心里最明白。”

慕清辞杏眼圆瞪,眼尾因为激动泛起嫣红,像是被人使坏故意揉的。

“今日午时送来的腐臭饭食奴婢还保存在房内,依照程贵人的说法,尚食局送这样的饭食已是连续五天,钟尚食可认?”

钟若烟脸色一变,没想到慕清辞还保留了证据,心里暗道大意。可当着圣上的面,她怎么能认?

钟若烟一个劲儿地否认此事,又是磕头,一下一下极为用力,额头皮肤都渗出了细细的血珠。

盛元烨微微皱眉。

他不爱看人一言不合躬腰磕头。

好似任是天大的事,膝盖往地上一跪,脑袋一磕,就能靠着掰碎的脊梁骨躲过该有的责罚似的。

皇帝浅按在奏本上的手指悠悠然抬了抬,拇指上的古扳指转过一抹润滑的脂白,缓缓落回奏本。

不用言明,随侍的内侍躬身退出,依言去取那证物去了。

皇帝身边的人办事就是快,不过一炷香时间,那顿没有动筷的饭食就已经呈上了御前。

看着那发霉腐朽的饭食,散发着浓浓的恶臭,盛元烨眉头一皱,内侍识趣地把东西端得远离了。

这东西的确不是人该吃的。

哪怕是猪食都比这盘菜色要好!

盛元烨原本还是看戏的心思,这会儿是真生出了些火气。

这群奴才底下闹闹也就罢了,明面上的差事也敢这般敷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