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欧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推荐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全本小说推荐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花苗苗”的小说。内容精选:话落,她便快步进了苏国公府。夜思紧跟在她身后,夜想则留在后方确保楚黎安楚赫父子二人不会再阻拦她。等夜想也进了苏国公府里,楚赫才压低声音对楚黎安说:“父亲稍安勿躁,孩儿觉得楚宁不可能是真的想跟我们断绝关系,毕竟她离了娘家后,在京中什么也不是,根本无法在苏国公府里站住脚,她早晚会后悔的,我们只需等到她后悔的那一天,逼着她点头同意妹妹进门就行了。”楚黎......

主角:楚宁苏映枫   更新:2024-06-11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宁苏映枫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推荐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花苗苗”的小说。内容精选:话落,她便快步进了苏国公府。夜思紧跟在她身后,夜想则留在后方确保楚黎安楚赫父子二人不会再阻拦她。等夜想也进了苏国公府里,楚赫才压低声音对楚黎安说:“父亲稍安勿躁,孩儿觉得楚宁不可能是真的想跟我们断绝关系,毕竟她离了娘家后,在京中什么也不是,根本无法在苏国公府里站住脚,她早晚会后悔的,我们只需等到她后悔的那一天,逼着她点头同意妹妹进门就行了。”楚黎......

《全本小说推荐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彩片段


所以他们才会去拥护二皇子!

而她虽然会医术,却只跟着江湖郎中学过几年而已,哪来的底气说出她能治好太子那种话!

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她能治得好太子!

但二皇子能力才情虽然都不输太子,疑心却十分重,他是为了预防万一才来跑这一趟的!

谁想她根本就不听他的!

而他作为她父亲,再怎么也是不可能对外宣布与她毫无瓜葛的!

哪知这个时候,楚赫从一侧墙头跃下来冲楚宁道:“既然你如此想与我们楚家划清界限,那就如你所愿!”

“赫儿!”

楚黎安略显责怪的看向楚赫,眉眼间满是不赞同。

楚宁也看了楚赫一眼。

前世她入狱前,楚赫去见过她。

是去劝她乖乖给楚莹做替死鬼的。

说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楚莹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能够偿还的机会,但凡她还有良知,就该爽快的点头答应!

当时她还不死心,还哭着问他,若换成楚莹,他会不会那般劝楚莹为她做替死鬼,然后得了他毫不犹豫的一句“你不配让莹儿为你去死”!

既然她不配,那这一世,她便不再做他妹妹了!

他才是不配为她的兄长!

而楚赫刚刚是从苏国公府里面跃出来的……

是帮楚莹跑腿,来给苏映枫送了什么口信吧?

毕竟这两天苏国公夫妇都在逼苏映枫跟她圆房,苏映枫应该没有功夫去见楚莹……

思及此,她心情很好的冲楚赫笑了笑,“不愧是楚大少爷,比楚大将军要好说话多了,还请早日对外宣布。”

话落,她便快步进了苏国公府。

夜思紧跟在她身后,夜想则留在后方确保楚黎安楚赫父子二人不会再阻拦她。

等夜想也进了苏国公府里,楚赫才压低声音对楚黎安说:“父亲稍安勿躁,孩儿觉得楚宁不可能是真的想跟我们断绝关系,毕竟她离了娘家后,在京中什么也不是,根本无法在苏国公府里站住脚,她早晚会后悔的,我们只需等到她后悔的那一天,逼着她点头同意妹妹进门就行了。”

楚黎安低低叹了一口气,“你们母亲的意思是,宁儿若是实在不愿意,我们就为莹儿另择佳婿。”

“我不同意!凭什么楚宁不同意,就要让妹妹再一次受委屈!而且妹妹那么喜欢苏映枫,除了苏映枫,旁人无论多优秀,在妹妹眼里都不可能会是佳婿!”

“你不同意有什么用!宁儿身后还站着皇上!只要她不点头,莹儿就不可能进的了苏国公府!”

“……”

楚黎安沉默了一瞬,紧接着就道:“父亲,回去之后我们立刻就对外宣布我们楚家与楚宁再无任何瓜葛了,那样皇上就不会再做楚宁的靠山了。”

楚黎安敛眉不语。

虽然他也觉得皇上是看重他们楚家才对楚宁格外好的,但他见了如今的楚宁后,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见状,楚赫又道:“楚宁怕是认为我们曾经找了她那么多年,肯定不会弃她不顾,才敢说出让我们对外宣布与她再无关系那种话来,一旦我们出乎她预料的对外宣布了,她肯定会后悔的,然后一定会认识到她自己的错误!”

“唉!那就先对外宣布吧,你来安排。”

“好。”

“不过这件事得先瞒着你们母亲,她心软,肯定不会同意。”

“是。”

“对了,你刚刚是从苏国公府里面出来的,你替莹儿去找过苏映枫了?”


“老奴不知,但老奴听说烨王殿下昨儿个去东宫时,被太子殿下撂在院子里头晒着太阳站了好几个时辰,被叶竟送出东宫的时候都气到骂骂咧咧的了,还说太子殿下以后求着见他,他都不乐意见太子殿下了。”


“呵,本事不见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让他进来吧,朕倒要看看他今天要说点什么!”

“是。”

元公公应声出去把君烨领进了御书房。

一进去,君烨就端端正正的跪到了君慕沉御桌前。

君慕沉眸子眯了眯,就听君烨道:“父皇,大哥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人詹大人好歹也是从三品官员!他毫无缘由的就把人抓他东宫水牢里头去关着了!他这是目无王法!知法犯法!残害忠良!”

“还有吗?继续说。”

“有!昨日辅国大将军府出了人命案,儿臣以京兆牧的身份前去,还没开始查呢,大哥就护着嫌疑案犯楚宁,还说楚宁是他的人,不许儿臣惊扰楚宁,儿臣可都照他说的做了,也完美的把案子解决了,但儿臣去东宫跟他汇报,他却罚儿臣站着晒了几个时辰的太阳,完事还见都没有见儿臣就把儿臣给轰走了!”

“还有吗?”

“没了……”

“那你看看这个。”

君慕沉话落把一卷案宗砸到了君烨头上。

君烨没敢躲。

额头上立马就红了一片。

疼的龇牙咧嘴也没敢叫唤。

然后他捡起案宗一看,竟是京兆府的案宗!

且还就是辅国大将军府里那桩案子的案宗!

昨儿晚上他特意让京兆府的人拿给他看过。

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纰漏的地方。

所以他今天才敢来找父皇告大哥的状。

顺便设法把詹易从东宫水牢里捞出来。

但他此时再翻开那案宗,却发现里面多了两份验尸报告,以及几句批注。

验尸报告是金枝玉叶二人的。

出自大理寺。

而从验尸报告上来看,金枝玉叶是被毒死后,再用囚服拧成的绳子吊起来伪装成自缢的。

但詹易只说了金枝玉叶是自缢身亡。

案宗上也只记了一句犯人已畏罪自杀!

然后,那几句批注说的是,本案中至关重要的两具尸体未查清来路,按规不能结案。

他当时确实完全忽略了要查那两具尸体的来路!

但他是查案新手,忽略了很正常,詹易能一步步爬到京兆尹的位置上,肯定不会忽略的!

但詹易没有跟他说!

再加上金枝玉叶实际上是被人毒杀在狱中的……

难道大哥会把詹易抓去东宫水牢里关着,是怀疑是詹易杀的金枝玉叶?

可詹易为什么要杀金枝玉叶啊?

那不就只是楚二小姐身边的两个小丫鬟吗?

君烨理到这儿脑子就短路了。

君慕沉看他满脸都是纠结跟狐疑之色,十分嫌弃的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了……”

“没了就滚吧,朕今天心情很不好!没功夫教训你!”

“是……儿臣告退。”

君烨忙不迭起身退了出去。

君慕沉在他走后捏着眉心问,“太子今日身子如何?”

元公公忙上前道:“气色还是不如从前,但胃口还是很好,只是吃了还是会吐,不过……太子殿下说这几日他身子比从前轻快了不少。”

“哼!他惦记了楚宁那么些年,只要能见到楚宁,就算没有半分好转,他身子也会变轻快不少的!”

“……”

元公公陪着笑脸没有立刻接话茬。

就听君慕沉又道:“罢了!罢了!眼下除了相信楚宁那丫头的医术,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萧文袖沉着脸,情绪不明的看着苏映霞。


一年多以前,霞儿脸上的皮肤刚有了很大改善时,她得知霞儿是用了楚宁给的药,立刻就把楚宁叫到宝墨堂,让楚宁也给三房四房的几位姑娘配点药。

但楚宁说她医术不精,只是歪打正着的配出了适合霞儿的药。

那之后楚宁拿给三房四房的姑娘们用的药也确实没有生出一丁点效果。

当时她还不知道楚宁有着一手好医术,也就信了楚宁的话。

可如今她已经知道楚宁有一手好医术了,自然不会再轻易相信楚宁的话了。

所以她听见楚宁那话的第一反应就是楚宁想挑拨她跟霞儿的关系!

但霞儿发现她脸色不对后的反应又着实有些可疑……

苏映霞被萧文袖看的心里直发怵,正欲再解释两句,萧文袖就突然起身去到楚宁面前问:“你当真不打算去见见你父亲?”

“都断绝关系了,那便不是父亲了。”

“唉!”

萧文袖低低叹了一口气,“虽说不论你与娘家闹到何种地步,都不会改变你是我们苏家媳这一点,但你也同时摆出了一副想与我们划清界限的态度,你到底想要什么?明明你现在只要停止胡闹,服个软,就能得到你从前梦寐以求的一切了!”

楚宁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她梦寐以求的一切?

指跟苏映枫圆房,再得苏映枫好好待她?

还有与楚家人解除误会,让他们如幼时一般疼她宠她?

前世的她,穷尽二十多年都没能做到!

如今她倒是有可能做到了,可她已经不想要了!

对上她嘴角那抹嘲讽,萧文袖脸色暗了暗,却没有发作,而是又说道:“你父亲鲜少来我们国公府,我怕枫儿一人会怠慢了他,得去露个脸。”

话落萧文袖看了苏映霞一眼便往外走。

苏映霞连忙跟了上去。

路过楚宁身边的时候,苏映霞还狠狠瞪了楚宁一眼。

楚宁回了她一个明艳而充满挑衅的笑。

完事就见苏映霞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

想来是她顶着脸上的疤那般笑属实有些骇人吧!

随后清风苑外。

萧文袖跟苏映霞刚一前一后走出去,就瞧见苏映枫正快步走来。

萧文袖便驻足等他走近一些后启口问:“楚大将军走了?”

苏映枫摇头,“岳父大人说岳母因为他们没有同她商量就对外宣布了跟楚宁断绝关系气到吐了两三回血,但岳母不愿喝药,执意要楚宁回去给她诊脉抓药。”

萧文袖听的直皱眉。

俞静姝过往也没有多么在乎楚宁,怎么就气吐血了呢?

还是说……

那只是楚家人用来骗楚宁回去的说辞?

毕竟楚家人已经三番两次的派人来叫楚宁回去了,楚宁却始终都没有回去!

可若是那般,楚家人对外宣布跟楚宁断绝关系一事怕也只是一出激将法了!

在她暗暗这般寻思的功夫里,苏映枫已经绕过她们大步往清风苑里走了。

显然是没有对俞静姝吐血一事生出任何怀疑,急着去跟楚宁说。

但守在清风苑门前的夜念夜盼二人再一次将他拦了下来,“苏大少爷请留步,我们小姐说了,楚家人的死活与她无关,还请苏大少爷不要拿楚夫人吐血了这种小事情去叨扰我们小姐。”

“小事情?她母亲都吐血了!还因为想见她不愿服……”



苏映枫却坐着没有动。


且上首萧文袖还责怪的瞪了她几眼,“行了!你别在这儿给枫儿添乱了,先回你自个儿院里去待着!”

“祖母!我才没有给哥哥添乱呢!楚宁都摆出这副态度了,我们还留她在府里做什么!早日让她滚,就可以早日让嫂嫂进门不是吗?”

“霞儿!我已经说过了,你的嫂嫂是楚宁,也只会是楚宁!你再这么胡说八道下去,楚莹她都别想以小妾的身份进门了!”

“……”

苏映霞满心不可置信,看看萧文袖,又去看苏映枫。

祖母这是要让莹儿姐姐以妾的身份进门?

可哥哥不是说了绝不会让莹儿姐姐为妾吗?

虽然莹儿姐姐倒是说过为妾也没关系……

苏映枫在这时暗暗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楚宁是不想让莹儿以平妻的身份进门,所以才一直在闹。

也许那触及了楚宁的逆鳞?

虽说他许诺了会以平妻的身份娶莹儿进门……

可若是改成让莹儿以妾的身份进门,楚宁就能爽快答应,还能消气,那他也就只能先委屈一下莹儿了。

等莹儿顺利诞下了腹中的孩子,他再想办法提莹儿为平妻即可。

想来莹儿也是不会介怀的。

想罢,他正要开口说话,苏映霞却突然去到萧文袖跟前委委屈屈的说:“祖母!我可是来楚宁这儿拿药的!没有拿到药我是不会走的!”

萧文袖皱着眉颇为无语的瞪了她一眼。

有求于人,她还敢冲人那般叫嚣!

她这几年的书是白读了吧!

然恨铁不成钢归恨铁不成钢,萧文袖瞪完苏映霞后,看着苏映霞如今那张白里透红,毫无瑕疵,还嫩如上好羊脂白玉的小脸蛋儿,到底是替她开了口,“宁儿啊……霞儿少不更事,又被我跟她祖父宠坏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楚宁面色淡淡的,不接话。

萧文袖又继续说道:“我此前听霞儿说,你跟她说过,她的脸还需再用大半年你调配的药,才能彻底摆脱冒痘长斑,你能不能再为她做些?需要的药材我会让人全部给你送来。”

“老夫人可能还不知道,我此前三年用在您夫妇二人,以及苏映霞身上的药材,加起来总价值没有五十万两白银,也有二三十万了,虽说那些药材都来自太医院,我没有自掏腰包,可我在皇上那却是欠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人情,这天子的人情可不是人人都能欠的,所以我应下了帮太子调理身体……”

顿了顿,楚宁嘲讽的勾起嘴角继续说道:“太子的身体情况如何,想来老夫人还是知道一二的,我要把全副心思都放到他身上去才行,而我才刚刚开始为太子诊脉配药,都还没有任何成效,皇上、皇后、太后,甚至是太子本人,就已经待我极好了,在我娘家抛弃我之时,纷纷给我送来了丰厚的赏赐,可我尽心尽力,不求回报,日熬夜熬调理好了老夫人你跟国公爷的身子,也帮苏映霞调理好了皮肤,但我得到什么回报了吗?”

萧文袖脸上有些发烫。

她此前一直以为皇上会包揽下楚宁用的所有药材,是因为看重他们苏国公府!

从来就没有想过皇上那么做,单单只是因为看重楚宁!

所以她哪里会动给楚宁银钱药材的心思啊!

她甚至还一度因为楚宁总往娘家送东西而有些不高兴!



然她更衣洗脸后,刚坐回到俞静姝身边,就有丫鬟把碧玉碧荷领了进来。

瞧见那二人肩上背着的包袱,楚莹心下当即就是一喜。

难道苏国公夫人为了方便她行事,借着楚宁胆大包天的想让枫哥哥下跪一事,把楚宁赶回娘家来了?

俞静姝也在看见碧玉碧荷肩上的包袱时,下意识的想到了那种可能,当场就站起了身,“宁儿呢?”

她到底是宁儿的母亲。

如果宁儿被赶回娘家来了,她也不能不管。

然那二人却没有回话,而是双双跪到了她们跟前来。

随后碧玉伏地道:“大小姐把奴婢二人赶回来了。”

“什么?”

楚莹脸色一变。

不是楚莹被赶回了娘家,而是楚莹把碧玉碧荷赶了回来?

又听碧玉说:“大小姐说奴婢二人的卖身契至今都还在二小姐手里,她怀疑奴婢二人一直在替二小姐监视她,不想要奴婢二人伺候了,就把奴婢二人赶回来了。”

“她……她怎么能无凭无据的这么冤枉我!”楚莹有些心虚,还有些惊讶楚宁竟然敢把她给的人遣回来,面上却立刻就布满了委屈,“母亲,女儿当初会把碧玉碧荷送给姐姐,明明是一番好意,姐姐她竟然……”

话末,楚莹委委屈屈的掩面嘤嘤哭了起来。

俞静姝连忙安慰道:“等她回来了,我会好生问问她的,一定会让她给你一个交代!”

“嗯……”

楚莹哽咽着点点头。

又听碧玉说:“除了奴婢二人,房妈妈跟群妈妈也被大小姐赶回来了。”

这一下,楚莹是惊的都要顾不上装委屈了。

房妈妈跟群妈妈可是祖母给楚宁的人!

楚宁这是真的中邪了吧?

不然她怎么敢把祖母的人遣回来!

而俞静姝心里却是莫名的一慌。

同时直觉告诉她,冬伶可能请不回宁儿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插在碧玉碧荷头上的金簪,霎时心口一紧,“那对金簪怎么会在你们头上?”

“大小姐赶我们回来前,把金簪赏给了奴婢二人。”

碧玉话落就伸手去拔头上的金簪。

哪知她的手才刚触碰到金簪,她就眼前一黑往边上倒去。

俞静姝见状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又看见碧荷同样突然倒了下去。

忙道:“快传府医!”

他们将军府里的府医是楚莹引荐入府的。

每每楚莹院中传唤,府医都来的飞快。

这次也不例外。

但他气喘吁吁的飞奔进楚莹房里的时候,倒在地上的碧玉碧荷二人已经口吐白沫且抽搐不止了。

他见状也顾不上行礼,立刻蹲过去检查那二人的情况。

很快他就跪地道:“夫人,二小姐,她们俩这是中毒了,且还是一种极其刁钻的毒,小的医术有限,解不了。”

“中毒?她们才刚回府来,一口水也没有喝,也什么都没有碰,怎么会中毒的?难不成是她们在回府的路上,遇到了个莫名其妙对她们下毒的疯子?”

楚莹问这些的时候,下意识的挽住了俞静姝的手。

俞静姝安抚的拍了拍她手背,厉声问府医道:“她们会死吗?”

“不会,只是若无解药,她们此后恐会落下行动不便,大小便失禁等后遗症。”

几乎就在府医说出“大小便失禁”这几个字的时候,一股恶臭在房里蔓延开。

随即俞静姝就发现碧玉碧荷身下有水漫开。

这是已经大小便失禁了啊!

俞静姝也是将门出身,周身霎时戾气萦绕。

竟有人敢对宁儿身边的人下这么恶毒的毒!

她一定要把那人找出来!

然而下一瞬她却看见府医掏出一方素帕,相继拔下了碧玉碧荷头上的金簪。

还冲她说:“夫人,毒在这两支金簪上,不过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毒在金簪上?

而宁儿赶碧玉碧荷回来前才把金簪赏给了碧玉碧荷……

这是有人想害宁儿,还是毒是宁儿下的?

莫名的,她就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顿时她就有些站不稳。

宁儿不仅把她送的金簪赏给了下人,还在她送的金簪上下了毒……

这是为什么?

明明前些天宁儿回来的时候,还在一脸讨好的喊她娘……

而楚莹在这个时候一脸惊惶的问她,“母亲,姐姐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毒药啊?她是不是除了会医术,还会使毒啊?还有……姐姐为什么要对碧玉碧荷下毒啊?姐姐不会是真的认为我把碧玉碧荷给她,是想监视她吧?那样的话,姐姐真正想下毒的人会不会是我啊?”

“莹儿你别瞎想,你姐姐怎么会想对你下毒,而且这毒,未必就是你姐姐下的,也可能是有人想害你姐姐……”

“可是母亲,那金簪姐姐日日都戴着,旁人哪有机会在金簪上下毒啊?”

“正因为宁儿日日都戴着,旁人才会想在上面下毒来害宁儿!我们先别乱猜,等宁儿回来问问就知道了!”

“……”

楚莹欲言又止的抿起嘴,心里却泛起了冷意。

楚宁到底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母亲再怎么不喜欢楚宁,也会念着亲情向着楚宁的。

她得想办法让母亲他们更加讨厌楚宁才行!

这个时候东宫里,朱兰刚得人领到君默房中。

恰逢君默药浴的时间点,整个房里水雾弥漫,药味浓的呛鼻。

朱兰跨入门槛内,就没敢抬头了。

低着头跪地禀道:“殿下,楚大小姐知道奴婢是您安排到她身边的了,她让奴婢回来跟您说她要见您,若您不见她,奴婢就不用再回她身边了。”

“咕咚”一声,君默手里的糖豆掉进了药汤中。

之后是冗长的静默。

时间久到朱兰都有些胆战心惊了,君默的声音才终于响起,“去把国师放了。”

“是。”

有人应声而去后,朱兰又听得君默说:“你带四个人回去给她,就说她若收下,本宫半个月内就会去见她。”

朱兰忙拱手应“是”。

君默又道:“让她对外说那四人是本宫父皇所送。”

“是。”

再度应罢,朱兰起身退出去,就看见门外已经站着四个身穿劲装的小姑娘了。

都很稚嫩,年纪最大的也不会超过十六,也都生的明眸皓齿清丽动人。

而她们身上没有寻常丫鬟的柔弱之气,而是笼罩着一股强劲到叫人打从心里不敢小觑的气场。

可见她们身手都不弱。

等朱兰领着那四人出了东宫,国师离尘带着一身寒气踏入了君默寝殿。

君默看都没有看他,泡在药汤中,一颗接一颗的往嘴里丢糖豆。

好一会儿才慢慢悠悠的开口,“你都让本宫等了五年了,本宫才关你五天水牢,已经很够意思了。”

“所以我是不是还要跪下叩谢太子大度,只关了我五天?”

“那倒也不必,你帮本宫算算楚宁什么时候会彻底对苏映枫那个渣滓死心就行。”

“我是国师,不是算命的。”

“看来国师很中意本宫亲设的水牢啊,不若进去住满五年吧,未免国师寂寞,本宫还会让人去把你国师府里的小秃驴们全部……”

“啧!她找上你之日,便是她对苏映枫死心之时。”

“你确定?你之前说她会在本宫生辰那日来找本宫,结果却迟了整整五天!”

“……”

离尘不说话了,只是心里有个小人儿在抓狂。

才五天而已!

他又不是神仙!

哪能算的那么准!

又听君默问:“五年前,你说只要本宫不主动找她,等她来找,本宫的命格就会改变,就不会在二十五岁时死去了,你现在看看变了吗?”

离尘没有立刻回答,定定盯着君默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后,转身就走,“恭喜殿下终于摆脱了短命相。”

君默剑眉一挑,半信半疑的丢出一颗糖豆,“你跑什么啊?你是不是在诓本宫?”

离尘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反手接住那粒带着劲风而来的糖豆,声音里明显有几分火气,“人有三急!”

君默失笑。

他三天不吃不喝不睡都没事,竟还给屎尿憋着了!

果然国师虽有洞悉世间一切的能耐,却也只是个普通人啊!

随后他起身步出药浴桶,接过手下递来的袍子套上,懒懒的道:“今夜你随本宫去苏国公府走一趟。”

“是。”

无痕应的很快,心里却有些犯嘀咕。

主子前面对朱兰说半个月内会去见楚大小姐,没想到竟然今晚就要去!

还是晚上去……

主子该不会想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毕竟主子这五年天天的念叨楚大小姐,人都快疯魔了!


太不知廉耻了!


他们这就是说书人口中的渣男配贱女吧!

然后苏映枫今夜似乎还不打算走了!

要不是不想坏了小姐的事,她真想现在丢一个火把进去,把辅国大将军府的人都引来看看这对渣男贱女!

而后隔天早上,夜思顶着一双熊猫眼回楚宁跟前复命去了,“小姐交代的事,奴婢办妥了。”

楚宁正在用早膳,闻言看了她几眼,问:“你花了一宿时间,莫不是昨晚楚莹房里有人?”

“小姐真厉害!一下就猜中了!”

“……”

楚宁笑了笑。

苏映枫那么喜欢楚莹,昨儿个楚莹院子里出了事,苏映枫肯定是要去安慰楚莹一番的!

但她没想到,夜思接着又道:“小姐你是不知道,那楚莹真真是不要脸,她在床上撩拨男人的花样比青楼里的姑娘都还要多!”

楚宁眨眨眼,略显不可置信的问:“你不会旁观了他们俩做那档子事吧?”

夜思脸上一烫,“不瞒小姐,读唇语奴婢也会一些,未免靠太近惹苏映枫察觉到,奴婢就搁楚莹院子里的树上待着,一直盯着他们看。”

“……”

楚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夜思一个黄花大闺女,为了她看到了那种场面属实是难为夜思了。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想知道苏映枫跟楚莹会说些什么!

不过……

楚莹一个深闺小姐,跟苏映枫幽会却窗也不关……

那说明楚莹院子里全是楚莹信得过的人……

想到这一点,楚宁就想起了楚莹身边的那几个老妈子,等夜思与她说完苏映枫楚莹的对话后,立刻吩咐道:“去查查楚莹院子里的人的底细,特别是那几个老妈子。”

“是。”

夜思应声退出去,让夜念送了消息回东宫。

而她折返回楚宁身边的时候,把一封请柬呈给了楚宁,“小姐,这是永华公主府的人送来的。”

“永华公主……”

楚宁皱了皱眉,直觉这又是楚莹用来对付她的局。

因为永华公主跟楚莹感情十分的好。

打从她五年前回到楚家那时起,永华公主就十分厌恶她。

每每碰面都会狠狠冷嘲热讽她一番。

但楚莹表面上跟永华公主亲如姐妹,实际上却只是在利用永华公主罢了。

而两年后,永华公主的驸马因病离世后,永华公主因为一次意外喜欢上了苏映枫,楚宁直接对永华公主下了毁容的蛊,最终永华公主远离京城去封地生活了……

想到这儿楚宁才打开请柬来看。

是邀请她明日去永华公主府出席赏花宴的。

说是曹驸马从邻国给永华公主带了几盆十分罕见的牡丹花回来……

“小姐,就奴婢所知,永华公主以前从不曾邀请过小姐去她府中,还每每见到小姐都对小姐横眉竖眼冷嘲热讽的,要不要奴婢把这封请柬给退回去?”

“不用,你都受累搁楚莹院子里熬了一宿,我们得去看看楚莹的笑话才不算亏啊!”

“……”

夜思眼神一亮,瞬间来了精神,忙掷地有声的道:“明日若有人难为小姐,无论是什么身份,奴婢都会把对方打趴下的!奴婢绝不会让小姐受半分委屈跟羞辱的!”

楚宁笑了笑,没有说话。

委屈,羞辱什么的……

其实只要自己不在意,也就毫无杀伤力了!

此时辅国大将军府里,楚莹正在用心挑选明日去永华公主府要穿的衣裳跟要佩戴的首饰。



“还有她们腰封上点缀用的宝石也大有不同!楚二小姐腰封上的宝石毫无光泽度,楚宁腰封上的宝石却莹润透亮,跟衣服本身自带的珠光搭配的十分和谐!”


“这么说来,楚宁身上穿的是霓裳楼的真品,楚二小姐身上穿的才是赝品咯?”

“事实好像是如此,但这不应该啊……楚二小姐怎么会穿赝品呢?”

“……”

那一众小姐们说着说着就齐刷刷的看向了楚莹。

楚莹虽然没有听清她们具体都说了些什么,却从偶尔灌进她耳朵里面的那少数几个字眼中猜到了她们已经看出不同来了。

加之她身上穿的,又确确实实不是出自霓裳楼的,她双手早就已经死死攥了起来,整个人也笼罩进了极致的愤怒中。

若非霓裳楼那该死的新东家不做她生意,她何至于要穿赝品!

她一定不会放过霓裳楼那新东家的!

她还要让霓裳楼在京城里消失!

另外还有楚宁!

若非楚宁今儿好死不活的穿了她选的这一身齐腰襦裙来,没有真品做对比,也就没人会发现她身上穿的是假的了!

楚宁那个丑八怪肯定是故意的!

她今天一定要借永华公主的手让楚宁死的很惨!

而她这边暗暗恨到咬牙切齿,苏映霞已经掐腰对着那几个议论的最大声的小姐们骂开了,“莹儿姐姐可是辅国大将军府的掌上明珠,从小穿的就是霓裳楼里最好的衣裳,佩戴的也是霓裳楼里最好的首饰,她怎么可能穿赝品!你们再敢胡言乱语,我定要叫你们好看!”

“可我们并没有胡言乱语,你自己仔细对比看看,就能看出谁是真谁是假了!”

“我才懒得看!反正莹儿姐姐是不可能穿赝品的!”

“那你让她把斗笠拿掉让我们瞧瞧,我之前听霓裳楼里的人说这套衣裳搭配的首饰其中有一样是独一无二的!”

“凭什么你让莹儿姐姐把斗笠拿掉,莹儿姐姐就要拿掉啊!你当自己是谁!”

“我没当自己是谁,但你都那样威胁我们了,我们肯定得弄清楚真相,倘若最后是我们错怪了楚二小姐,我现在就跪下跟楚二小姐赔不是!”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你等下别反悔!”

苏映霞话落就转身伸手去取楚莹头上的斗笠。

但楚莹在她的手即将触碰到斗笠的时候,突然后退了几步。

因为今日楚莹的脸色更加糟糕了。

要是现在给在场的小姐们瞧见了,她京城第一美人儿的称谓就要不保了!

而她就是为了避免今日被人瞧见糟糕至极的脸色,才特意等在永华公主府外面,在苏映霞姗姗而来后,忽悠苏映霞戴上了她事先准备好的斗笠!

“莹儿姐姐?”

“对不起,我之所以让你跟我一起戴斗笠,是因为我昨夜没有睡好,今儿脸色有些不好。”

“这样啊……”

苏映霞皱了皱眉,心说只是脸色不好,也没有到不能给人看的地步吧?难道莹儿姐姐昨儿晚上哭过了?这会儿眼睛肿的很厉害?毕竟她哥哥要娶莹儿姐姐进门一事,至今也还没有定下来,莹儿姐姐肯定是等到着急了……

思及此,她立刻拉起楚莹的手用只她们能够听到的声音说:“莹儿姐姐你别着急,我哥哥很快就能风风光光的迎娶你进门的!”

楚莹太了解她了。



辅国大将军府。

楚莹从桂嬷嬷口中得知楚宁不仅没有如她预料的那般爽快同意苏映枫娶她进门,还想让苏映枫跪下相求,甚至还知道了她有孕一事,震惊的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有孕一事,她明明只告诉了枫哥哥一个人。

然后除去枫哥哥跟她之外,就只有府医知晓了。

而府医是绝对不可能背叛她的。

楚宁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

楚宁是中邪了不成!

竟然敢让枫哥哥跪下求她!

她有什么资格让枫哥哥下跪!

她也不配受枫哥哥一跪!

“楚二小姐,我们老夫人的意思您明白的吧?”

这话,桂嬷嬷问的很恭敬,眼里却没有半分恭敬之意。

她以前是很喜欢楚二小姐的。

毕竟楚二小姐头上冠着京中第一美人跟第一才女的美名,对待下人跟平民百姓也都很和善,是京中所有名媛中,与她们大少爷最相配的人选。

所以大少奶奶刚进苏国公府那会儿,她时常暗中使坏难为大少奶奶。

但大少奶奶非但没有跟她计较,还大度的帮她治好了已经折磨了她好些年的夜咳症。

加之大少奶奶对他们国公府里的所有下人都好的无刺可挑,她也就慢慢改变了对大少奶奶的看法。

因此她在得知楚二小姐还没进门就已经跟她们大少爷珠胎暗结了时,对楚二小姐的好感度是瞬间就大打折扣。

同时也觉得楚二小姐那第一才女之名不实。

谁家才女会不自爱到还没出阁就跟姐夫珠胎暗结啊!

尽管在大少奶奶回来之前,楚二小姐跟她们大少爷不仅有婚约在身,还是京中人人艳羡的一对儿,可大少奶奶进门那也是名正言顺的,不仅有旧日皇上的指婚,还有今时皇上的首肯!

楚二小姐无论多喜欢她们大少爷,也该等到大少奶奶点头!

如今这般釜底抽薪的直接把孩子怀上了,摆明了是想逼大少奶奶点头!

楚莹沉浸在狐疑跟震惊中,全然没有觉察到桂嬷嬷的态度变化,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明白的,劳烦桂嬷嬷替我转告苏国公夫人,我会尽快把事情办妥的。”

“那老奴就先行告辞了。”

“金枝,送桂嬷嬷出府。”

“是。”

楚莹的贴身丫鬟之一金枝应声上前去送桂嬷嬷。

她们前脚出了房门,楚莹后脚就把玉叶唤到了跟前,“你去把母亲请过来,就说我一直在哭,你们怎么都劝不住。”

“是。”

玉叶也没多问,应罢转身就走了出去。

而楚莹在玉叶走后,从衣橱中拿了一套她事先准备好的粗布衣出来换上。

又快速给自己化了个病容妆。

然后把府医之前给她的药粉涂抹到眼周。

等俞静姝随玉叶来到她院中,就看见她背了个破旧的布包,不顾一众丫鬟婆子的阻拦,执意要走。

且她小脸儿惨白一片,两眼还又红又肿。

而她长相本就是柔柔弱弱我见犹怜那一类,此时顶着那么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还穿着粗布衣,俞静姝当场就心疼的不行。

“莹儿,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呜呜,母亲,女儿对不起姐姐,女儿没脸再在家里住下去了!”

“……”

俞静姝心头一跳。

跟宁儿有关……

那就是苏映枫剿匪归来后,来见过莹儿了吧?

这三年里,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让莹儿放下苏映枫,却没能成功!

想来苏映枫那边也还记挂着莹儿!

如此一来,莹儿此时会说出‘对不起姐姐,在家里住不下去了’这种话,就很有可能是苏映枫已经跟宁儿提了要娶莹儿进门,然后宁儿可能出了什么岔子……

理到这儿,俞静姝心头又是一跳。

但她却并没有太过担心。

宁儿的性子她了解,出不了大事。

且宁儿那么喜欢苏映枫,为了苏映枫任何事都能做出让步,肯定早迟会答应的。

然而这个时候,她却又听见楚莹哽咽着说:“枫哥哥之前来见我时,说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我,想以平妻的身份娶我进门,而我至今也仍未改变心意,仍非他不嫁,却又不想让姐姐难过,就说只是做妾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我还以为姐姐肯定会同意的,结果枫哥哥回去跟姐姐说了想娶我进门后,姐姐非但没有同意,还性子大变,要枫哥哥跪下求她……”

俞静姝听到这儿很是惊讶的睁大了眼。

宁儿让苏映枫跪下求她?

真的假的?

而楚莹继续哭道:“枫哥哥在外可是统领着几千将士的小将军,他哪可能对姐姐下跪啊!且他本来就不甚喜欢姐姐,经此一事,肯定会更加讨厌姐姐的!呜呜,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生出想与姐姐同嫁枫哥哥的想法,我该去找个尼姑庵,剪掉青丝,余生与青灯古佛为伴……”

“别说胡话!你年纪轻轻的,去什么尼姑庵!而且这事儿错不在你,而在抢了你夫君还容不下你的宁儿身上!”

俞静姝打断楚莹的话后,不由分说的把楚莹拉回了屋内。

接着又道:“你与苏映枫本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对碧人,而宁儿本就不得苏映枫喜欢,如今你都愿意为妾了,她还拿乔,实在太不应该了,为娘这就让人去苏国公府叫她回来,让她当你面点头同意你进府!而且还不是为妾,得为平妻!”

“可是母亲,那样会不会使得姐姐跟你离了心啊?”

“不会的,她是我女儿,我了解她!”

俞静姝说的很笃定。

说完见楚莹又吧嗒吧嗒直掉泪珠子,忙搂住楚莹哄道:“你也是我女儿!永远都是!”

“谢谢母亲,不过母亲还是不要太过难为姐姐了,我为妾也没关系的……”

“怎么没关系了?关系可大了!你为妾,日后你的孩子便是庶出!而你为平妻,对宁儿却并没有实质上的影响!”

“那……”

“行了,这事交给母亲来办,你快去换身衣裳,再把脸洗洗,都哭成小花猫了。”

俞静姝这么说完,就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是她的陪嫁丫鬟冬伶。

跟在她身边几十年了。

她一个眼神,冬伶就知道她要什么。

立刻就道:“奴婢这就去苏国公府请大小姐回来。”

待冬伶走了,楚莹才抽抽搭搭的去更衣洗脸。

眼底尽是得意。

母亲出手,她就不信楚宁还能不点头!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了变化。

他把那堆画像塞进君默手里后,君默看也未看一眼就转而塞给了顾清。

还丢给顾清一句,“阿清你也老大不小, 该成家了,你好好看看那些画像,要是有相中的,本宫找母后为你指婚。”

顾清是东宫的侍卫统领。

年长君默五岁。

十岁就到君默身边了。

与君默既是主仆,又是挚友。

而他之所以至今都未成家,甚至都还没有定下婚事,是早就决定了君默死后,他要去陪葬,做君默墓中的护陵将军。

因为当初是他能力不足,君默才会被贼人劫走。

且当时君默还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击。

他的这条命是君默的。

君默死后,他不会继续偷生。

故而君默现在突然让他选,他是一点也不想看。

他早就已经断了娶妻的念想。

尽管他家里人为了让他留后,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劝他,甚至是算计他。

但他既不想害了人家姑娘,也不想留下没有父亲照拂倚仗的孩子。

更何况……

皇上给君默选的对象,那是他区区一介东宫侍卫统领能够相匹配的吗!

就在他拧着眉冥思苦想推拒的说辞时,一个太医匆匆而来。

那太医在向君慕沉君默父子俩行礼问安后,将一张清单呈到了君慕沉面前,“皇上,这是苏国公府的大少奶奶昨日让人送到太医院的药材清单,其上除去她以往要过的药材外,还多了一堆奇贵无比且带有毒性的药材,微臣等有些担心,特意拿来让皇上过目。”

“她要带毒的药材做什么?”

君慕沉饶有兴致的低头去看那清单。

他从小就不断遭人下毒,虽然命大没有死,身上毛病却一大堆。

且还都是一些太医院的人束手无策的毛病。

故而莹儿帮他治好一大半老毛病后,他豪爽的允诺了承包莹儿余生需要的所有药材。

莹儿也一点没有跟他客气。

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会往太医院送一张药材清单。

而那些药材清单上只有一小部分的药是用在他身上的。

幸好这几年他们东辰国一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国库很充盈,他才不至于心疼那笔庞大的花销。

然后他才刚看完第一排,就听见君默说:“按她的清单全部给她送去,要尽快。”

君慕沉眼里的兴味霎时翻了数倍,也顾不上看那清单了,眯起眼就朝君默看了过去。

往常他好话歹话说尽,这逆子都不愿意见莹儿一面,也对与莹儿相关的任何事都不敢兴趣。

怎么今儿转性了?

那太医也朝君默看了过去。

只是他刚对上君默的眼神,就听见君默阴恻恻的问:“怎么?因为本宫要死了,所以本宫说的话不管用了?”

“微臣不敢!微臣这就回去全部整理好送往苏国公府!”

那太医无比惶恐的说完,用双手接过君慕沉递回给他的清单就匆匆退了出去。

而后君慕沉就眯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君默说:“你身边的夜幻这两年一直在按他师父的指示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压制你体内的毒,而你在此之前从没有插手过跟莹儿有关的事……难道莹儿要的那些带毒的药材是要用在你身上的?你背着朕跟莹儿接触过了?”

“莹儿又不是父皇的什么人,儿臣跟她接触,没有事先知会父皇的必要。”

“所以你真的已经跟她接触过了?她给你把过脉了?她怎么说?”

“她说儿臣的毒早已深入五脏六腑,不好解,加之身体过分虚弱,不能随便用药,她要好好琢磨琢磨。”

“……”

君慕沉瞬间坐不住了,一脸兴奋的起身大步走到君默跟前,“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是解不了你的毒,是会直接跟你说你没救了的,但她说的是要好好琢磨琢磨,那就意味着你小子死不了了啊!”

君默挑了一下眉,眼底隐着些许不爽。

父皇放着后宫那么多女人不去了解,了解他的人做什么!

又听君慕沉问:“此前我嘴都要说起茧子了,你也不愿意让她给你把次脉,现在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国师在我东宫里闭关修炼了五日后,说我的命格变了,而莹儿是助我彻底摆脱短命相的贵人。”

“……”

君慕沉没好气的瞪了君默一眼。

这逆子当他不知道国师那五天是被关在东宫的水牢里啊!

然后他转身对候在一侧的太监总管元宝道:“传国师。”

他要确认一下国师有没有说过这逆子的命格变了,以及莹儿是助这逆子摆脱短命相的贵人那种话!

国师府就在皇宫之外不远的地方。

不到半个时辰,元公公就去而复返。

但他没有把国师领回来,只拿回来了一封国师的亲笔信。

君慕沉倒也不生气。

他家逆子那水牢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而这逆子把人国师关在里面整整五天。

想来国师是眼下身体还虚着,不便进宫来面圣。

而那封信上只有简短的一句“太子命格已变,莹儿是关键”。

君慕沉霎时满脸兴奋,命元宝将那张信纸烧了,就问君默道:“你有何打算?”

“等她跟莹儿和离后,我会娶她为太子妃。”

“她又不可能跟莹儿和离!”

“她亲口跟夜思几人说了她早晚会跟莹儿和离,她还当本宫面亲口说了她不爱莹儿了。”

“……”

君慕沉眉头微微一皱。

上一次莹儿进宫来给他请平安脉的时候,他问及莹儿,莹儿还在帮莹儿说好话。

怎么这就不爱了?

至于他家逆子……

虽然他问过这逆子无数次是不是喜欢莹儿,这逆子每一次都不承认,可他早就看透这逆子了!

当年他带着人把这逆子救回来的时候,这逆子就剩下最后几口气吊着命了,还一直在重复不停的叫宁宁姐!

醒来后更是折腾了好一通要去找他的宁宁姐!

他可花了不少人力财力才帮楚家把莹儿找回来!

奈何那逆子以早晚要死做借口,死活不肯见人家!

还眼睁睁看着人家嫁了人!

现在命格变了,就立刻变脸说要娶人家!

得亏莹儿那小子是个肤浅的人,还心有所属,没有瞧上莹儿!

不然这逆子现在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想到这儿,君慕沉就似笑非笑的揶揄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当初要是听我的,在莹儿回来的时候就把她娶了,现在还用等吗?说不定你们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君默没有接话。

他不会做强迫她的事。

而她刚回来的时候满心满眼都是莹儿,完全把他给忘了。

他怎么娶!

想着他就暗暗磨了磨牙。

她把他忘了,莹儿那个渣滓又把她给忘了,他觉得老天爷在戏弄他们!

不过……

她小时候就满心满眼只有莹儿了,就算没有忘了他,估计也不会愿意嫁给他就是了!

感觉到了君默在暗暗不爽,君慕沉心情大好的招手让顾清把那些画像还给了他,然后道:“既然你个逆子死不了了,还非莹儿不娶,那朕往后就不费神帮你挑选名门闺秀了,你今天也别去打扰你母后了!”

拜这逆子所赐,他的后宫都快满到需要扩建了!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事才让顾清唤人进来清理。

待地上清理干净了,还熏上了香,莹儿才动手一一回收君默身上的银针。

没有收回锦盒,而是放进了一个盛着某种药水的小铁盒里。

然后她往君默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就招呼着夜幻一起走了出去。

一到外面,夜幻就压着声音问:“如何?你有几成把握能治好殿下?”

莹儿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答反问道:“太子八岁时,师兄你才十二三岁,我要是没有猜错,当时为太子解毒疗伤的人是余年师伯吧?”

“是。”

“那师兄可有听师伯说起过当时的情况?师伯他为什么没有给太子把毒完全解了?”

虽说她那余年师伯的医术比她师父要差了一小截。

可给当时的太子解毒还是肯定没问题的。

就听夜幻略显惊讶的问:“小师妹你通过把脉跟观察毒血,就知道殿下当年的情况了?”

莹儿没有回答。

虽说只要有心,也可以通过那些判断出来个大概。

但她是切身体会过!

夜幻见她不想回答,这才又把声音压低了几分,道:“我是到殿下身边四五年之后,才慢慢摸清殿下身上当年发生了些什么的,然后我修书询问了我师父,之后他老人家特意赶来京城见了我一面。”

“据他老人家说,他是被师叔绑了丢进宫里的,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跟当今皇上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心里本来就窝着火,而他应下为年幼时的殿下解毒后,都做好准备工作了,小殿下却在听了他的解释后,死活不愿意让他封死那些必须要封住才能彻底解毒的穴位。”

“师父说他当时心想屁大点的孩子说的话肯定做不了数,就打算直接弄晕小殿下开始解毒,结果他还没有动手,小殿下就说他那么做是多此一举,因为他要是成了废人,一样会死。”

“当时小殿下甚至还威胁师父说,师父要是敢擅自封了那些穴位帮他把毒解了,那他醒来后能动了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他还会用能把他的死栽赃到我们药王谷的死法,让我们药王谷背上谋害太子的罪名。”

“当时我师父还没有离开药王谷,担心累及大家,就去询问了当今皇上的意思,没想到当今皇上竟让他按小殿下的意思来……”

说到这里,夜幻又往莹儿身边凑近了几分,“殿下当时才八岁,能做出那样的选择,就意味着他们皇家远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和谐!小师妹你可千万不要做皇家媳!”

莹儿撇了他一眼。

心说他这语气,看来是知道太子对她有意了?

然后她前面一踏入东宫,就感觉到了东宫的人对她恭敬的有些过了头!

难不成……

整个东宫的人都知道太子对她有意?

这也太吓人了!

连忙道:“我现在是有夫之妇,日后是下堂妇,不可能做皇家媳的,一来皇室的人不可能同意太子娶一个下堂妇做太子妃,二来我死也不会为妾!所以师兄完全不用担心!”

夜幻却仍旧是一脸的担忧。

从几年前开始,殿下的身体就处在随时都能踏入鬼门关的状态了。

朝堂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让皇上另立太子。

但皇上不仅扛住了所有压力,还时不时的会来个杀鸡儆猴,强势的告诉所有人殿下一天不死,太子之位就绝不会易主!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