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欧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由大神作者“香蕉披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

主角:苏清妤沈之修   更新:2024-06-11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由大神作者“香蕉披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小厮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财物?当年程家满门流放,所有产业金银都归了国库。

顾若云被苏承邺托关系救出来的时候,买件衣裳的钱都没有,哪来的财物?

就算在苏家几年,有老夫人年节赏的,那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苏清妤已经走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

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了老夫人身前。

“祖母,我挪走那三十万两银子是有原因的。”

“母亲走了之后,我查了内宅的账目,发现账面看着是平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后来我又悄悄查了外院的账目,又发现父亲买了很多珠宝古董,但是库房内的东西却对不上账目,差了几十万两的东西,我以为父亲是被谁蒙骗了。”

“恰好大舅舅那边遇到了点难处,我就先把银子都还给了大舅舅。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两家是姻亲,咱们家有难处,大舅舅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好过都被旁人骗走。”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些东西和银子,都到了表姑母的手里了。”

苏清妤的话说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苏承邺和顾若云苟且之事,还有顾若云贪墨之事。

这两件事都不是苏清妤一个晚辈能处置的,她也等于变相在催促老夫人做决断。

苏老夫人看向苏承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两个先去梳洗换身衣裳,一会儿去松鹤堂回话。”

又看向雪姨娘等人,“你们也都过来吧。”

莲姨娘觉得女儿还小,就让乳母带着苏顺慈先回去了。

众人跟在老夫人身后,一起去了松鹤堂,那几箱子财物,也一起抬去了松鹤堂。

半个时辰之后,苏承邺带着顾若云到了松鹤堂的偏厅,众人按照长幼坐下。

老夫人此时一个头两个大,她也没想到苏承邺会给顾若云那么多东西,还被当众翻了出来。后宅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顾若云连个妾都不算,谁能服气?

她心里无比庆幸,还好林氏去庄子上了,不然以林氏的脾气,怕是更加不好收场,还容易动了胎气。

苏清妤见都不说话,她也不急,坐在那静静喝茶。

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开口说道:“承邺,这件事你怎么想?”

苏承邺此时也是一团乱麻,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他还没仔细琢磨。

此时见老夫人问,便说道:“既然都知道了,那就纳若云为妾吧,之前一直瞒着,也是因为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至于那些东西……都是我送给她解闷的。”

“贪墨一事还要详查,也可能是下人胡乱攀咬。”

一番话下来,摆明了是要保住顾若云。

苏清妤却忽然开口说道:“父亲纳妾的事,我一个做女儿的无权过问。但是那些东西,必须全部拿回来。”

苏承邺眉心紧皱,看向苏清妤,“你这叫什么话?为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

苏清妤哼了一声,说道:“父亲是不是忘了,您买这些东西花的银子,都是我母亲的陪嫁产业赚的。”


一身桃红色挑金的凤尾裙,头上是一支嵌着宝石的洒金步摇,进来的时候下巴已经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苏清妤看着苏宜慧这副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就浮现出了《山海经》里那只炸毛的孔雀。
她仰头看着雕花房梁,努力收回唇角的笑意。
苏宜慧见苏清妤正在摆弄一根暖玉簪子,走上前拿起看了看,眼底是浓浓的嫉妒,怎么苏清妤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到这些好东西。
心里这么想,嘴角却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这种货色,也值当你当好东西看?”
“徐家的聘礼单子,哪件不比这个值钱。”
其实徐家还没下聘,她不过是想拉踩苏清妤一下,才这么说。
在苏宜慧看来,徐家下聘,东西肯定差不了。
苏清妤闻言故作惊诧地说道:“徐家对三妹妹真是上心,我这根簪子是舅舅送我的及笄礼,料子加上工钱差不多八千多两银子。”
“徐家的聘礼里若是能有这样的东西,那妹妹的聘礼在京城可是头一份了。”
苏宜慧闻言神色一滞,这根暖玉簪子竟然要八千多两?
徐家就算娶当家宗妇,也不会用这么贵重的簪子吧?
越是世家大族,规矩越是多。
就像苏家,嫡女的嫁妆按照两万两银子置办,庶女则只有一万两。
至于至亲给的陪嫁,那就要另算了。比如苏清妤出嫁,夫人林氏会在自己的嫁妆里拿一部分给她,外祖家也会给不菲的添妆。
苏宜慧这种没有外祖家撑腰的,嫁妆就会略显寒酸一些。
此时的苏宜慧,越看这根簪子,心里越是发赌。为什么她是庶女?为什么她没有一个有钱的外祖?
心里想着,手不知怎么的就松了一下,簪子也顺势滑了下去。
苏宜慧眼底划过一丝兴奋的暗芒。
既然八千两的簪子她没有,苏清妤也别想戴。
她就不信摔坏了,苏清妤还能让她赔不成?
若是让她赔,她就去找祖母哭诉,银子再重要,也不能逼死家里姐妹不是么?
眼看着簪子就要落到地上,就见在一边伺候的翡翠忽然弯腰伸手,簪子就到了翡翠手里。
“三小姐还是小心些,这若是摔坏了,三小姐拿聘礼赔么?”
翡翠说话有些冷,说完小心地退到一边把簪子收好。
苏宜慧是憋着一口气离开碧水阁的,直接去了雪/姨娘住的雪香院。
“姨娘,我成亲的时候,会有多少陪嫁?”苏宜慧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雪/姨娘想了想说道:“府中嫡女的嫁妆是两万两,庶女是一万两,按照这个数目置办。”
“夫人去养胎了,我会和侯爷说,你的嫁妆由姨娘亲自置办,一定为你精心挑选。”
苏宜慧却说:“才一万两银子,够买什么的?姨娘,你跟父亲好好说说,能不能多给我一些添妆,这样我嫁到徐家也有底气。”
“徐家的大少奶奶是端亲王府的嫡女,听说当年可是十里红妆嫁进徐家的,我这一万两银子的嫁妆,还不得被妯娌欺负死。”
雪/姨娘闻言神色便有些凝重,都怪她出身不好,她若是有个好出身,女儿还愁没嫁妆?
虽说苏家就这规矩,可女儿说的也有道理。徐家毕竟是当朝顶级权贵之家了,女儿多点嫁妆也说的过去,兴许往后对侯爷的仕途也有助益呢。
这么一想,雪/姨娘心里又有了底气,庶出怎么了,只要嫁的好,家里也得高看女儿一眼。

此时正房内乱成了一团,一个男人抱着苏宜慧半坐在床边,地上还一个男人被几个小厮按着。

苏清妤认出床上的男人是内阁首辅徐以祥之孙,徐良平。

前世苏宜慧和徐良平的奸z情是在两年多以后,今生竟然这么快就相遇了。

这俩人还真是……有缘。

地上被小厮按着的也是熟人,周氏商行的少爷周正。

前世苏元恺和周正因为抢花魁,两人合伙把礼部尚书家的公子给揍了。

那天她恰好回府送节礼,见到周正和苏元恺在苏家偏厅跪着,求她父亲帮忙去礼部尚书家说话。

所以先进来意图不轨的男人是周正,徐以良应该是恰巧路过,听见声音带着人闯了进去。

此时的苏宜慧应该是被暖炉里的香影响了,原本白皙的脸蛋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一只手抓着徐以良的衣襟,胡乱摩挲。

苏元恺也认出了徐以良,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徐少爷,您怎么在这?多谢徐少爷救了我妹妹。”

徐以良低头看了看怀里娇艳欲滴的少女,一颗心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这是你妹妹?这可怎么好,荒郊野岭的中了这种东西,你们都出去吧,这有我呢。”

徐以良知道苏元恺的身份,却并未拿苏家当回事。再说了,今日这事说出去,他还算是拔刀相助呢。

苏元恺已经慌的不行了,妹妹的清白若是这么毁在他手里,他回家怎么交代?

可眼下带着人下山也不现实,这玩意又没有解药,总不能把妹妹扔到雪地里。

再加上眼前的人又是徐以良,苏元恺无奈,只能在慌乱中退了出去。

一同退出去的,还有苏清妤和徐家的小厮。

一出正房,苏元恺就怒目圆睁地看着苏清妤,“你对宜慧做了什么?怎么是她在里面?”

苏清妤意味深长地看向苏元恺,“我还想说呢,怎么三妹妹在我房里?还有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干什么?”

她又看向在地上被按着的周正,“这人又是谁?为什么进我的房间?我看先把人送到刑部吧。”

苏元恺闻言面色一沉,眼底浮现出一抹惊慌之色。

然后冲着苏清妤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别站在这了,赶紧回房去。”

摆明了不想让苏清妤再问下去,还有周正,他得把人放了,他怕周正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苏清妤自然能看透他的心思,也不戳破,带着丫鬟回了西厢房。

厢房西北方向的密林中,文竹正低声在严三爷耳边说道:“三爷,属下去看过了,苏家大小姐无事。这事应该是冲着她来的,好在她机敏,提前有了防备。”

严三爷微微点了点头,主仆二人刚要转身,就听见正房内传出的声音。

文竹脸色一变,“三爷,徐以良也太混账了,竟然敢玷污佛门圣地。”

严三爷神色不变,手指轻抚手腕上的老檀木佛珠,“佛门里进两个妖魔鬼怪,不是很正常么?”

又吩咐文竹,“把这件事告诉老师,明日御史会上弹劾折子,趁着徐阁老管教孙子的空档,我正好抓紧办事。我今日还在想,怎么牵制一下徐阁老的精力,还要做的不动声色,不能被他看出端倪,她倒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文竹躬身说道:“是,属下这就去陈阁老府上。”

苏清妤很快就带着丫鬟们回了西厢,正房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几个姑娘只能弄了棉球塞到耳朵里,但还是羞的面红耳赤。

好在几人白天都累了,迷迷糊糊间也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苏清妤是被哭声惊醒的。

天冷,她窝在被子里不想起身,就让珍珠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多时,珍珠掀起帘子进来,又在门口站了会,散去身上的冷气,才走到床边。

“小姐,打听清楚了,昨儿夜里那个周少爷就下山了。半个时辰前,徐少爷从正房出去,丫鬟替三小姐换了衣裳,现在三小姐正跟大少爷哭呢。”

苏清妤嗯了一声,吩咐珍珠,“等她不哭了,你去问问大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翡翠端了热水进来,伺候苏清妤洗漱,“小姐,我让胡嬷嬷去拿早饭了,咱们简单吃点豆浆和饼子。”

苏清妤对吃并不挑剔,在她看来,热乎的山泉水豆浆和素饼子已经很好了。

等到她带着几个下人吃了早饭,那边也传来了苏元恺的回应,说是即刻回府。

苏宜慧和苏清妤各自带着自己的丫鬟一辆马车,苏元恺骑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回了侯府。

马车刚在侯府二门处停下,就见管家苏忠慌里慌张地上前。

“大少爷,两位小姐,侯爷让你们马上去松鹤堂。”

苏清妤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苏忠下意识看了一眼苏宜慧,解释道:“今日侯爷上朝的时候,被御史台弹劾了,说苏家小姐和徐家少爷玷污佛门净地,行苟且之事。”

“皇上斥责了侯爷和徐阁老,让他们二位回府好好教养后辈。”

苏清妤一愣,被御史台弹劾?

这事从发生到现在还不到十个时辰,御史台不仅知道了,还写了折子弹劾。是皇上的耳目太灵,还是昨夜的事被有心人看见了?

这样也好,正好用这件事牵制住父亲,毕竟她接下来要办的事,父亲知道一定会大怒。

也不知道谁这么好心,上了一道弹劾的折子。

苏清妤还有事情要处理,不想去掰扯这件事,便说道:“我还有事,跟父亲说一声,我晚点过去。”

说完便带着人回了碧水阁。

回去之后换了衣裳,又重新洗脸梳头,翡翠怕她在庙里吃的不好,重新上了茶点。

苏清妤让珍珠给她找一身稳重的衣裳,然后吩咐道:“去通知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来给我回话。另外,我要见一见府上的账房。”

不多时,偏厅内侯府账房管事白先生走了进来,“参见小姐。”

他已经知道了,侯府内院的事务都交给了这位大小姐。

白先生心里很不以为然,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能管什么事?怕是算盘都打不利索,账本也看不明白。

苏清妤可不管白先生怎么看她,只要能办事,管他是白先生还是黑先生。

吩咐珍珠上了茶,又关上了门,苏清妤才说道。

“白先生,今日请您来是要问问,府上现在有多少现银?”

“回大小姐,现在府上有现银差不多二十一万两。几个铺子的进项刚送进来,今年田庄的收成也不错。”

苏清妤点了点头,又说道:“你回去给我凑三十万两,把林家的三十万两银子还了。”


林氏一句一句琢磨女儿的话,每一句都翻来覆去的思量。

她本不是寻常妇人,见识和眼界都比一般闺阁女子要强。

想到自己嫁到苏家的日子,忽然便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

虽和大多数女子的归宿不一样,却能比大多数人过的肆意洒脱。

只是女儿才十五岁,若是以后遇上对心思的意中人又当如何?

罢了,真有那天,她再替女儿筹谋就是了。

想到此,林氏抬头笑着说道:“那就依你,好在沈家老夫人仁厚,也不会为难你。人活一世不易,你想做什么便去做。”

“娘别的本事没有,保你一世衣食无忧还是能的。”

苏清妤忽然就红了眼眶,前世若是母亲在……

她挪了挪身子,依偎在林氏身边,“娘,您明日就去温泉庄子住着,我再去表哥那借个大夫去庄子上给您安胎。”

林氏转头宠溺地看着她,“你百日后出嫁,我还是在家帮你打点这些事吧。”

苏清妤摇摇头说道:“不用,又不是嫁给活人,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母亲安心养胎生下嫡子,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再说……这府里万一有人想害娘怎么办?”

母女俩正说着话,大丫鬟白露走了进来。

“夫人,晚饭摆好了,可以用饭了。”

林氏问道:“做大小姐喜欢的菜了么?鲥鱼和松仁炒鸡做了么?”

苏清妤忙说道:“娘,这百日我吃素。”又吩咐白露,“让厨房给我炒一个蜜饯黄芽菜,再拌个燕笋,别放荤油。”

“明日我送娘去庄子上,后日是沈三爷头七,我还要去护国寺给他做场法事。”

头七的法事沈家也会做,她只尽她的心意就好。占了他夫人的位置,总要做点什么。

林氏赞许地说道:“你这么做是对的,既做了决定,该承担的便要承担。”

等到苏清妤陪着林氏用过了饭,回到碧水阁的时候,已经是亥时初了。

掌管首饰和小库房的大丫鬟琥珀,过来帮苏清妤卸了钗环。

苏清妤淡淡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问道:“上个月大表哥送来的颜真卿孤本字帖呢?拿出来我看看。”

琥珀一愣,随后说道:“回小姐,那本字帖被表小姐借走了。”

苏清妤脸色一沉,一边对着镜子左右看着发髻,一边问,“这事你问我了么?”

又冷哼一声,“借?她程如锦借我的东西,可还回来过?”

琥珀吓得连忙跪到地上,解释道:“奴婢……奴婢看小姐也不大练字,表小姐开口了,奴婢不好回绝。”

苏清妤透过铜镜冷眼看向琥珀,“你不好回绝?什么时候你能做我的主了?”

前世就是这样,她的首饰和稀奇玩意,很多都不明不白去了程如锦那。

而她那时候觉得程如锦和表姑母都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记得前世出嫁之前,琥珀就被程如锦要去伺候了。

现在看来,这丫头八成早就有了二心了,亦或者是想左右逢源。

苏清妤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琥珀。

“凡是借给表小姐的物件,都给我写下来。”

琥珀去写清单的功夫,她亲手点了檀香,淡蓝色的烟细细地升了起来,让人凝神静气。

珍珠端了热茶和果子进来,苏清妤在外折腾了一下去,确实又累又乏。

捏起一块芝麻糕,咬了一小口,又喝了口热茶。

然后皱眉看向茶盏,“这不是紫笋?”

苏清妤最喜欢的茶是顾渚紫笋,茶汤清亮味道甘醇。

可手里这盏茶……

就听珍珠低声说道:“小姐,这是胎王菊,败火的。”

苏清妤哭笑不得,这丫头不会以为她是嘴硬心里苦吧?

“换紫笋来,这东西我喝不惯。”

珍珠见状撤下了茶,转身出去了。

苏清妤擦了擦手,看向拿着纸过来的琥珀。

“都写清楚了么?”

琥珀连忙回道:“都写清楚了。”

苏清妤接过那张纸,看了看。

掐丝珐琅的盒子,嵌玛瑙的梅花瓣金簪,海外来的螺黛,猫眼石簪子,颜真卿的字帖,前朝的孤本医书……

林林总总,将近二十件。

她看完把纸放到一边,冷冷地看着琥珀。

“你和表小姐,还有别的事么?我只问你这一次,你最好如实说。”

琥珀连忙摇头,“没有,奴婢和表小姐并无私下的来往。只是……”

“只是什么?”苏清妤冷声追问。

琥珀深吸了口气,说道:“表小姐身边的大丫鬟玉秀经常来找奴婢,有时候会打听小姐的事。因她每次来都带着吃的,有时候还送我首饰。奴婢不好意思,可能……可能说了些不该说的。”

苏清妤沉吟着没说话,玛瑙却先开口了,“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小姐对你不薄,平日咱们院子的赏赐也不少。去年你老子娘病了,还是小姐帮忙请的大夫抓的药。”

玛瑙性子急,说话爽利不留情面。

“你都说什么了?”苏清妤清冷着声音问道。

珍珠换了八分热的顾渚紫笋上来,苏清妤端起茶盏,轻轻摩挲着上面的莲花缠枝纹路。

琥珀回忆了一下,说道:“有两次小姐约了沈小姐去花会,她问什么时候去,都有谁之类的。”

“还有就是打听小姐平日说了什么,都在做什么。多数我都是搪塞过去了,她问的多了,我才答上两句。”

苏清妤低垂着眉眼,想起之前两次约沈月去参加花会的场景,那两次程如锦都找借口跟着去了,沈昭也去了。

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白莲花似的表妹,还真是心思深沉。

“琥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表小姐院子里的人和你来往,你照常跟她们聊天。她们说了什么,问了什么,都来详细的回禀我。”

“你是府上的家生子,爹娘,叔叔婶子都在府上做事。若是让我发现你背叛我,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记住了么?”

最后一句,气势陡然上升。琥珀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奴婢记住了,多谢小姐宽恕,奴婢以后都听小姐的。”

苏清妤淡淡地嗯了一声,就让她下去了。

碧水阁的地笼烧的很旺,苏清妤换了一身家常的素色长裙,头上斜插了一支点翠的簪子,去了东次间的书房。

八角玲珑宫灯的光芒映在苏清妤的脸上,半明半昧。

此刻,她正专心致志地抄着《往生经》。

珍珠见已经三更天了,小姐还没休息的意思,便上前轻声劝道:“小姐,要不明天再写吧?不早了。”

苏清妤此时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这经文写着写着,脑子竟格外的清醒起来。

珍珠见劝不动,又担心她饿了,便去小厨房煮了一碗菜粥,给苏清妤当宵夜。

苏家各院都有小厨房,老夫人和林氏的小厨房,是能做大菜的。几位小姐少爷的小厨房,则只用来煮个夜宵,也没配专门的婆子,都是丫鬟们自己来。

苏清妤忽然闻到了一阵香味,这才觉得饿。一碗菜粥下肚,眼皮便开始打架了,匆匆去洗漱,躺倒床上就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苏清妤被珍珠叫醒,“小姐,该起了,今日要送夫人去温泉庄子上。”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小姐,卖了两幅前朝的字画,对方出价十万两银子,这是契约文书,您画押盖印吧。”白先生显然很谨慎,生怕这事最后怪到他头上。

苏清妤拿起文书一目十行看了一遍,没什么不妥当的,便拿出印章,又按了手印。

“好了,三十万两银票给我准备好了么?”

白先生捻了两下胡子,说道:“大小姐,您得把借条收回来,我才能把银票给您。”

苏清妤拿出欠条递给白先生,让他拿去入账。

事实上这账目虽然在苏家挂着,但是欠条早就已经在林氏手里了,林家根本没想往回要这笔钱。林氏去温泉庄子之前,苏清妤便把欠条要到了自己手里。

“我这就去准备银票,稍后就给小姐送过来。”

没过多久,白先生亲自送了三十万两银票过来,又说道:“大小姐,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之后,我们府上……怕是置办年货的银子都不足了。”

苏清妤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没事,有多少银子办多少事。”

想了想,又说道:“以后母亲陪嫁的账目和侯府的账目分开,侯府的吃穿用度都不能再靠母亲的嫁妆产业了。”

她要把账目分开,让侯府的人知道知道,他们这些年的好日子都是靠的谁。免得泼天的富贵,蒙蔽了她们的眼睛。

白先生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心里哀叹,这差事是越来越难了。不靠夫人的嫁妆产业,侯府这些人都喝西北风么?

苏清妤却不管那么多,她只是按照规矩理清账目,谁能说她什么?至于祖母的血燕还能不能吃得上,几位妹妹的首饰还能不能打得起,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苏清妤连着看了两天内宅的账册,对内宅的各项事务也基本了解。

府里这两日也安静的很,两位小姐还在佛堂跪着,大少爷又被打的起不来床,几位主子都冷着脸,下人们自然做事也都小心翼翼的。

只有苏清妤的碧水阁气氛还算轻松,珍珠在外面打听到一点消息,就要进来禀告。

“小姐,听说表姑太太在老夫人那跪了一早上,求老夫人放出表小姐,被老夫人赶回去了。”

珍珠说的时候,还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苏清妤摇摇头,含笑的凤眸剜了一眼珍珠,“你多跟翡翠学学,稳重些。这么跳脱,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刚才还一脸笑意的珍珠霎时就羞红了脸,“小姐说什么呢,奴婢不嫁人,奴婢伺候小姐一辈子。”

苏清妤却在脑子里盘算自己手底下的管事,打算给这几个丫头都寻摸个稳妥的人。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屋里忽然静了下来。

“小姐,徐家来人提亲了,给三小姐和徐家六少爷。”翡翠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苏清妤收回飘忽的思绪,随口说道:“这事已经快三天了,徐家这才来提亲,可不大诚心。”

按理说两家被弹劾的那天下午,徐家就该派人来的。拖了两三天才来,应该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但是又不得不来提亲,毕竟已经闹到了御前。

不过对苏家来说,能攀上徐家也算是喜事了。

如今的内阁首辅徐以祥帝师出身,把持内阁十几年,是当今皇上最为倚重的辅臣。

和苏宜慧成了好事的徐良平,则是徐以祥的庶出孙子,行六,都叫他一声六少爷。

苏徐两家定亲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侯府,次日苏宜慧和程如锦被放了出来,苏宜慧回去换了身衣裳,就来了碧水阁。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老夫人面沉如水,说道:“沈昭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没脸再求了,这门婚事就此作罢。”

苏清妤长出了口气,就听沈老夫人又说道:“我记得当年两位老太爷去护国寺,清妤也跟着去了。慈恩大师当时批了一卦,说是苏清妤嫁到沈家,能解两家之祸事。”

“沈昭既然不争气,不如考虑考虑二房嫡子沈鸿。他今年十六岁,和你年纪也算相当。不是我自夸,我这个孙儿也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

苏清妤眉色一拧,这意思她还必须嫁到沈家了?

当年的事她印象不深,只知道因为慈恩大师这几句话,她和沈昭的婚事便定了下来。

苏沈两家的老夫人都信佛,这句解两家之祸,还真是把她套住了。

苏老夫人沉吟了片刻说道,“二房的嫡子……”

话还没说完,就听苏清妤说道。

“未成婚的都可以么?那我选沈三爷。我愿意以沈家三夫人的身份,生前为他守节,死后与他同葬。”

苏清妤的话,让两位老夫人惊讶地张开了嘴,好半天都没合上。

沈之衡和沈之恕兄弟俩,也呆愣了片刻。

若是沈之修还活着,他们还可以理解为,是这丫头想攀附沈家三爷。

毕竟,京中没有人不想做沈家三夫人。

可如今人都去了,嫁给沈之修守活寡?有什么意义?

苏清妤却有自己的打算。她记得前世沈三爷过世百日之后,沈家找了一户小商户家的女儿配了冥婚,养在沈家城西那处三进的宅子里。

平日里也不需要来沈家请安,只需要初一十五或者年节上香祭拜,死后合葬即可。

与其嫁给沈家其他人,还不如嫁给沈三爷。不用伺候公婆夫君,又不用在内宅和小妾斗法。到时候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低调点行事,沈家也不会说什么。

这么一想,还真是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夫婿人选了。

率先开口的是苏老夫人,她不赞同地看向苏清妤,“真是胡闹,你什么身份?怎么能给人配冥婚?”

这种事虽然在京城屡见不鲜,但多是小门小户的姑娘。她们这样的门第,就算送姑娘去庙里修行,也不会愿意给人配冥婚。

沈老夫人也一脸不赞同,说道:“这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若是老三还活着,我自然应允。可如今他人都没了,你后半辈子的日子怎么过?”

苏清妤心说,他人活着她还不嫁呢。死人清净,还不会背叛她,更不会给她添堵。

刚才说嫁给沈三爷不过就是灵机一动,可现在越想越觉得这门婚事好。

苏清妤知道,这门婚事还得祖母点头。她便低声在苏老夫人耳边说道:“祖母,这门亲事可以结。沈家三爷虽然去了,但是名头还在。给别人配冥婚是丢人,可这是沈三爷。”

“但凡沈家露出想给沈三爷婚配的想法,这京城肯定不少人会蠢蠢欲动。”

“而且这么一来,沈家等于欠咱们家的。一个欠字,能办多少大事,祖母您说呢?牺牲孙女一个人,换这么多好处也值了。”

苏清妤句句都是为了苏家考虑,大有为了苏家甘愿奉献自己的意思。

苏老夫人本就气急攻心,脑子有些乱,苏清妤说完这番话,她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便说道:“既然清妤愿意,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怜我这孙女……”

说着,拿起帕子就开始擦拭眼角。

沈老夫人见状连忙劝慰道:“弟妹,这事是我沈家欠你们的,以后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

沈昭没想到苏清妤宁可嫁给死人,也不肯嫁给他。这样也正合了他的意,他就可以专心对待程如锦了。

“祖母,既然她的婚事说妥了,那孙儿和如锦的事……”沈昭试探着问道。

沈老夫人听他还在提程如锦,顿时火冒三丈,扬声说道:“来人,把大少爷带下去,让他在他三叔的灵前跪着。没我的命令,不许起来。”

沈昭直接被带了下去。

沈老夫人又看了看程如锦,说道:“这丫头我不好管教,只能弟妹带回去管了。”

对程如锦进沈家的事,一点都未松口。

苏老夫人知道,这件事还得慢慢商量。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沈家最后一定会让程如锦进门,只不过需要时间。

两家算是认可了苏清妤嫁给沈三爷这件事,之后程如锦被带到了僻静的厢房,由苏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知春看着。

紧接着就是两家商量具体的事项,苏清妤便不好在一边听着,沈老夫人吩咐丫鬟寒翠带她去找沈月。

出了庆元居,苏清妤带着丫鬟珍珠,跟在寒翠身后。

“苏小姐请这边走。”

路过小花园的时候,苏清妤眼睛一闪,沈家内宅怎么有陌生男子出入呢?

她又好奇的扫了两眼,就是这两眼,让她呼吸骤停,双拳紧握。

居然是前世那位周先生,伙同程如锦扒她脸皮的人。

苏清妤随便找了个由头,把寒翠支开,又对珍珠说道:“你在那边的亭子等我,我去看看就过来。”

说完,就朝着周先生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在她对沈家极为熟悉,能精准的避开来往的下人,很快就看见了那位周先生。

就见周先生顺着小路,进了去西院的月亮门。

西院是沈三爷生前住的地方,苏清妤前世没少在西院的书房处理外面的琐事。

她迫切想查清楚这位周先生是怎么回事,便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

可跟着跟着,就失去了那人的踪迹。

就在苏清妤四下找人的时候,不远处忽然走来了三四个小厮,她便直接推开了身后的门,躲了进去。

推门进去之后,才意识到这是沈三爷的小书房。

此时书案后,正坐着一个男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身玄青色常服直裰,边上搭着一件墨色的狐皮大氅。

两人对视的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诧。

苏清妤眉目皱了皱,这人……是沈三爷的朋友么?应该是来书房睹物思人的吧?

看这气度,就知道是身居高位者。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息的时间,还是对面的男人先开了口。

“你怎么会想嫁给一个死人?”

男人说话的声音低沉温润,细看,他嘴角还是扬着的。

看苏清妤的目光,更像长辈慈爱地看着晚辈,又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探究。


雪/姨娘时不时打量下老夫人,显然吓坏了。顾若云则低垂着头,眸底闪过浓重的失望。
苏清妤知道他们各怀心思,也懒得探究,只是对苏承邺追问,“父亲看这事要怎么处置?我和周正无冤无仇,他为何往我头上泼脏水?还是送到刑部审问吧,别是他背后有什么人专门算计咱们家。”
苏承邺和老夫人都是几十岁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
家里的小姐少爷们争个宠或者是掐个尖,他们都不当回事。若是能激起好胜心,也是好事。可前提是,做这些不能影响家里的名声还有小辈的婚事。
昨日护国寺的事一早上就闹到了御前,平宁侯府简直成了京城的笑柄。天知道苏承邺这一早上气成了什么样,恨不得杀了苏清妤。
眼下知道不是苏清妤的过错,愤怒自然转移到了苏元恺和苏宜慧身上。
“来人,请家法。”
苏承邺沉声说道。
一听说请家法,雪/姨娘吓得差点晕过去。
苏清妤适时扶住了雪/姨娘,低声说道:“这事说起来也不怪大哥,他也是为了给表妹出气,也不知道这主意是大哥自己想的,还是表妹琢磨的。”
“她自己坏了名声,还要拉大哥和三妹妹下水,真是可气。”
苏清妤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她们两人听得见。雪/姨娘本来恨苏清妤,此时听她这么一说,把程如锦便也恨上了。
儿子对程如锦的心思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能为了程如锦做出这种事。做就做了,还蠢的被人发现了端倪。
恰好此时顾若云上前安慰她,“雪/姨娘,这事也不全是大小姐的错,她为了顾全自己,也顾不上哥哥和妹妹了。”
本是挑拨的话,听在雪/姨娘耳里,就成了推卸责任。
她一把推开顾若云,大声说道:“不用你假惺惺的,都是你的宝贝女儿干的好事。”
场面一度混乱了起来,雪/姨娘骂程如锦是祸水,引的家里表哥出去惹事。
顾若云哭诉她们孤儿寡母无辜,作势要带着女儿去寻死。
寻死当然只是吓唬人,不过是想让苏承邺心疼怜惜。
可此时苏承邺和老夫人脸色却都不好了,程如锦是苏家的血脉,苏元恺就等于是她亲哥哥。
若是苏元恺有别的心思,那……
母子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若云和雪/姨娘拉扯的时候,管家送了家法进来。
苏家的家法是一根鞭子,据说是第一代平宁侯随着太祖皇帝开疆拓土的时候用的,已经有三百年了。
苏承邺拿过鞭子,在空气中一甩,沉声说道:“都给我闭嘴。”
薅着雪/姨娘头发的顾若云闻言松了手。
可雪/姨娘修长的指甲却还在顾若云脸上,她垂手的时候微微用力,就听啊的一声,顾若云发出惊叫。
左边脸被挠的血淋淋的。
苏承邺眉心肿胀,不明白好好的家,怎么乱成了这样。
“来人,带表姑太太下去上药,苏元恺和苏宜慧留下,每人十鞭子家法,表小姐程如锦,天黑之前出发,送去云州的慈心庵修行。”
程如锦不能再留在侯府了,再留下去,他怕自己儿子被毁了。
顾若云闻言上前跪在苏承邺身边,“表哥,你不能这样,她是你亲……外甥女,你怎么能送她去庙里呢?”
苏承邺弯下腰,咬着牙在顾若云耳边说道:“你没看苏元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么?我不能让她把我儿子毁了,这件事必须听我的,别逼本侯。”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选?

说是二选一,实际上也只有一个选择罢了。

去刑部,两人还能活命么?

“我们愿意为大小姐效力。”

苏清妤让珍珠带二喜下去签卖身契,屋内便只剩下她和月桃。

“侯爷都什么时辰去韶华堂?”

月桃浑身一震,侯爷和表姑太太的事,是韶华堂最大的秘密。她本来没打算说,可听这话茬,大小姐是已经知道了么?

苏清妤没错过月桃的反应,冷笑着说道:“不要存有侥幸心理,我知道的可能不比你少。但是你知道了却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至此,月桃彻底被苏清妤拿捏到了手心里。

低声说道:“侯爷大多数时候都是夜里来,早上天微亮就离开。”

“韶华堂都是表姑太太的亲信,不光卖身契,就连我们的家人,也都在表姑太太手里捏着。”

苏清妤眉目微蹙,“怎么捏着?”

月桃说道:“表姑太太有个册子,里面详细记录了我们家里人都叫什么,多大年纪,在做什么。”

“所以韶华堂的人平日谨小慎微,在外一点端倪都不敢露出来,生怕给家里招祸。”

苏清妤恍然大悟,怪不得母亲管家这么多年,都没发现父亲和顾若云的事,她还真有点手段。

“你还知道什么?一五一十都说清楚。”

月桃也不敢再隐瞒了,想起什么说什么,虽说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苏清妤也算捋清楚了。

据月桃说,苏承邺一个月总有半个月是宿在韶华堂的,府里的妻妾只以为他宿在外院。苏承邺经常给顾若云银钱贴补,有时候顾若云想要什么时兴的首饰也会跟他说,然后对外说是老夫人赏的。

顾若云对成为侯夫人志在必得,之前苏承邺一直安抚她,最近这一年,她明显不想再等了。

苏清妤一直静静听着,直到月桃没什么说的了,她又问道:“侯爷和你们表姑太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俩以前的事你知道么?”

月桃摇了摇头,回道:“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但是隐约记得有两次他们争执,表姑太太只要一提当年,侯爷就偃旗息鼓了。”

苏清妤眸色一闪。

当年?

难道父亲还有什么把柄在顾若云手上么?

打发了月桃,苏清妤一个人坐在偏厅沉思了半天。

现在父亲和顾若云的事还没过明路,若是她当众闹出来,没准父亲会直接纳了她。

不如就这样静观其变,顾若云越想做侯夫人就越着急,越是着急,就越容易出错。

母亲在温泉庄子上安心养胎,她便趁着出嫁前的三个月,把顾若云母女解决掉。

“小姐,二喜的卖身契签好了,奴婢已经收起来了。”珍珠从外面进来,轻声说道。

苏清妤嗯了一声,站起身,“叫上两个粗使婆子,我们去表小姐那拿东西。”

珍珠闻言眼睛一亮,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她几乎是小跑着进了正房,“翡翠,快跟我走,我们去表小姐那拿东西了。”

苏清妤身边贴身伺候的四个大丫鬟,珍珠和琥珀是府里的家生子,负责她的日常起居。翡翠和玛瑙则是三表哥送给她的人,能保护她的安全。

珍珠性子跳脱,但是翡翠沉稳。

闻言白了她一眼,“去拿东西也不至于兴奋成这样,若是被外人看到,还以为咱们院子欺负表小姐呢。 ”

“不过就是去取回小姐的东西,也不值当兴师动众的。”

珍珠笑着说道:“对,还是翡翠说的对,本就是我们的东西,去拿回来当然理所应当的。”

她特意找了两个看起来体格壮实的婆子,跟着苏清妤一起去了青云轩。

主仆四人进去的时候,程如锦正在屋里发脾气,今日的事让她措手不及,心里焦躁的很,便看什么都不顺眼。

见苏清妤进来,没好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苏清妤站在门口,双手环抱胸前,把手里的清单递给珍珠,“你按照这上面的找,一件不许落下。有人阻挠,直接给我打。”

吩咐完,才看向程如锦。

“表妹拿了我的东西不记得还,那我只能亲自来要了。”

程如锦怒目圆睁地瞪着她,“我没拿你的东西,你无凭无据的,就敢来我这搜?莫不是被你的丫鬟卖了吧?”

苏清妤冷笑了一声,走到程如锦身边。

紧接着,就听啪啪两声,狠狠打了程如锦两个耳光。

打完人,苏清妤伸手捏住程如锦的下颚,微微用力一抬,冷声说道。

“你不要脸,我也就不用给你脸了。”

阴沉的眼底暗潮汹涌,滔天的恨意从心底涌了上来,捏着程如锦的手不自觉用力。

正在搜东西的珍珠忽然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红绳,红绳上面穿了七颗珠子,就是佛家七宝。

“小姐,这不是你小时候戴过的么?去年忽然就丢了,怎么在表小姐这?”

程如锦看见那串七宝珠串,却忽然像疯了一样。

“那是我的,你还给我。”

“给我,那是我的,跟你们没关系,快给我。”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白先生本来在喝茶,苏清妤两句话说的他一口茶水直接喷在了地上。

顾不得礼仪,白先生把茶盏放到楠木方几上,问道:“大小姐说什么?把林家的账清了?挂在账上十多年前的那笔账?”

苏清妤心说,这白先生怎么年纪大了,脑子还不转了,她说的还不清楚么?

还有这反应,至于这么激烈么?

“就是那笔账,你现在账上有二十一万两,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卖的,库房里的古董字画,或者是宅子田地,抓紧给我凑够三十万两。”

既然父亲不拿她们母女当回事,该还的账也该还了。总不能母亲贴着嫁妆银子养家,外祖家还要贴钱给父亲养外室吧。

正好她需要银子囤粮,这笔银子到手,她就能和表哥大干一场了。

白先生用力咽了下口水,平复内心的惊诧和恐慌,他在侯府做了几十年账房,还从来没碰上过这么难的事。

三十万两,不是三十两,没有侯爷发话,他敢动这么大笔银子么?大小姐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侯府也就得喝西北风了。

“大小姐,这么大的事,我得去问问侯爷。”白先生开口说道。

苏清妤哼了一声,“侯府内外涉及钱财的事,他什么时候操过心?现在母亲去庄子安胎,这些事都交给了我,出了事我担着,你怕什么?”

白先生无奈地看向苏清妤,“大小姐,这数额太大了,真的不行。”

三十万两银子这么出去,侯爷还不得杀了他?再说了,这银子侯府若是想还,还会在账上挂了十多年么?摆明了根本不想给林家。

苏清妤重重撂下茶杯,冷声说道:“事成之后如果父亲责怪,我给你五百两银子,让你带着全家去江南生活。你若是不肯帮我,那我不介意明天就换个账房,我也不怕你跟父亲告状,你看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白先生先是一阵错愕,随后便是满脸纠结。

大小姐才十多岁,怎么行事手段比夫人掌家的时候还要狠辣,这让他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苏清妤也不催促,坐在首位安静的喝茶,看都未看白先生一眼。

过了好半天,白先生动了动堆满皱纹的唇角,“那小姐说,咱们卖什么好?宅子怕是一时半会不好出手,古董字画倒是有些值钱的。”

这几年账上的银子从未超过三十万两过,只要有要超过的趋势,侯爷就会买古董字画或者孤本古籍回来。有几次夫人明显生气了,顾及侯爷的面子没说什么。

苏清妤想了想,说道:“那就卖古董字画吧,挑值钱好出手的卖,给你两三天时间,给我凑三十万两出来。”

白先生也沉吟了片刻说道:“好吧,就听小姐的。到时候需要签字画押的文书,小姐都要签好了。”

苏清妤笑道:“那是自然,放心吧,我不会为难先生的。”

白先生心说,这还不叫为难?他怎么感觉小姐掌家,这家里的天就变了呢。

送走了白先生,等了片刻,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就来了。

苏家在京城有四家粮行,分别在东南西北四城区。

这四家粮行是林家给林氏的陪嫁产业,包括四位掌柜,也都是林家的人。甚至就连粮食,都是林家在江南收的,派人送到这四家粮行。

可以说这四家粮行,就等于是林家送给苏家的下蛋鸡,只需要捡鸡蛋,什么都不必操心。所有的收益,都是苏家的,林家不会染指一分。

因林家是南直隶最大的粮商之一,所以这四家铺子在京城的口碑也极好,每年收益都有十几万两银子。

林生是西城粮行的掌柜,也是四家铺子的总掌柜,今年四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

苏清妤对林生等几位很客气,让人上了好茶,又寒暄客气了几句,才问道:“林大掌柜,咱们在京城的仓库和铺子里,现在总共有多少米?”

林生想也未想便说道:“仓库里还有三万石米,年底前还能再到两万石。”显然这些账目,都是烂熟于心的,并不需要多加思考。

苏清妤眉头微微皱起,五万石……差的太多了。

她又问了现在的售卖情况和仓库的大小,便让几位掌柜回去了。

送走几位掌柜,苏清妤站起身,“珍珠,让人备车,我要去找二表哥。”

又问道:“松鹤堂那边怎么说了?有消息了么?”

珍珠回道:“三小姐和大少爷并未去松鹤堂,雪z姨娘把三小姐接回了芙蓉苑,说是让三小姐先休息,这些事情晚点再说,侯爷虽然生气,但是也没说什么。”

苏清妤也未多想,只以为雪z姨娘是心疼女儿。

午后,林氏商行后面的花厅内,苏清妤正在听二表哥林文柏的唠叨。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来和我们商量一下?”

“嫁给死人,你怎么想的?别说是沈三爷,就是皇帝,死了也就没什么用了。”

苏清妤吓得连忙白了他一眼,“表哥说什么呢?这话能随便说么?小心隔墙有耳。”

林文柏也知道刚才这句话僭越了,但是唠叨却没停。

“沈昭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不想嫁给他,表哥有的是办法,干嘛还要往沈家的坑里跳。”

“要我说,沈三爷那门子晦气婚事你也退了,若是怕受欺负,不如我在林氏族里找一个,你三表哥……”

苏清妤连忙打断林文柏的话,这二表哥什么都好,就是嘴皮子碎,任由他说,还不得说到明日。

“二表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林文柏一双剑眉微微挑起,笑着说道:“什么正事?说说看,听说现在你掌管家业了,不会是来求我帮忙的吧?”

苏清妤心说,她可不是来求帮忙的,她是来给林家续命的。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月对她不熟,只知道是苏家的表小姐。闻言连忙吩咐身边的丫鬟,“你带苏家表小姐去客房休息,照顾好人。”

那丫鬟便带着程如锦下去了,屋内便只剩下了沈月和沈昭。

沈昭低垂的眸子有些清冷,前世她没发现沈昭的异样,沈昭在这坐了小半个时辰才离开,而程如锦也是在沈昭离开后说头晕。

等到她再次见到程如锦,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宴席上,而那时候,她和沈昭成亲的日子也已经定了下来。

沈月情绪有些低落,拉着沈昭的手说道:“苏姐姐,你说我三叔怎么就没了呢?他是我认识的最有才华的人,风光霁月,又有经世治国之才,老天爷真是不开眼。”

沈昭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也节哀,老夫人那边还要多照应,我看她憔悴了不少,这次的打击对她老人家来说太大了。”

沈月点头说道:“可不是么?之前家里的担子都在三叔身上,现在三叔一走,家里虽说还没乱,可我看……”

后面的话沈月收住了,沈昭便适时转移了话题。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沈昭算计时间差不多了,忽然开口说道。

“我祖母说,可能会让我和大少爷热孝中成婚,我有句话想问他,刚才竟忘了。”

沈月闻言俏皮地眨了眨眼,说道:“这还不好办,我们去书房找他就是了。”

沈昭坐直了身子追问,“可以么?会不会于礼不合?”又说道:“这样好不好,我们去禀了老夫人,让她派两个婆子跟着,我们就当是路过,我只问他两句话就好。”

沈月眼睛一亮,“这样好,你这样守礼,祖母一定会准的。”

沈昭这么做,是为了把沈月从这件事中摘出来。

她要去捉奸就必须有证人,但是沈月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真帮她作证,名声也就完了。

沈老夫人身边的婆子,则是最合适的人选。

果然,不多时沈月就带着两个婆子走了过来,对沈昭说道:“这两位是赵嬷嬷和花嬷嬷,陪着咱们去逛逛宅子。”

沈昭客气地说道:“麻烦两位嬷嬷了。”

她知道,这两位都是沈老夫人身边得脸的嬷嬷,分量足够了。

两位嬷嬷客气的还礼,便带着沈昭和沈月朝着沈昭的书房走去。

沈家富贵,园子修的也是大气精致。几人绕过花园水榭,又穿过假山梅林,才到了沈昭的书房外。

在书房门口守着的两个小厮,见到一群人过来,吓得想报信又不敢出声。

“花嬷嬷,您怎么来了?大少爷……大少爷不在书房,您有什么事先跟我说说?”小厮元宝机灵地上前,笑着说道,还特意抬高了声音。

花嬷嬷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回事?大少爷在哪呢?”

能在沈老夫人身边伺候的,都是成了精的,一眼就能看出这里面有事。

花嬷嬷和赵嬷嬷狐疑地对视了一眼,还未等做出反应,书房内就传出了不堪入耳的声音。

“沈昭哥哥,你真的要……娶她么?你爱的是我。”

“好妹妹,我必须得娶她,她舅舅家可是皇商,对我是有大用的。”

紧接着,就是断断续续的娇喘声和男子的荤话。

院子里的几人都愣住了,沈昭心里冷笑,她还是第一次听沈昭这样的声音。她忽然有些庆幸,庆幸沈昭一直说自己不举,他们并未圆房,不然她会恶心死。

两位嬷嬷脸色已经变了,忙说道:“两位姑娘先出去吧。”

沈昭看着花嬷嬷,眸中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脸的震惊加上愤怒。

紧接着,她快步转身离开,还带着哭腔。

两位嬷嬷心知这件事不能善了,连忙也带着沈月跟在后面。

但沈昭步子迈的快,先一步进了庆元居。

一进宴息室,她就扑到了苏老夫人的怀里,“祖母,呜呜呜呜,我不嫁了。”

她这一哭,屋内的两位老夫人还有大夫人陈氏都愣住了。

苏老夫人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沈昭哭的说不出话,好在两位嬷嬷很快就进来了。

花嬷嬷示意屋内的丫鬟先退下,才低声说道:“老夫人,夫人,大少爷在书房……和一个姑娘圆房了。”

“老奴没敢打扰,还不知道里面是谁。正好苏家大小姐路过,听了个正着。”

此话一出,屋内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苏老夫人皱着眉没说话,却看向了沈老夫人,明显是要看看沈家怎么解释这件事。

她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沈昭的后背,又把人扶起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痕。

沈昭这一通哭不是装的,她是哭自己前世的无知,哭今生的畅快肆意。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沈老夫人,老人家显然是动怒了,大声说道:“去把那两个畜生给我带过来,我亲自问问沈昭,怎么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今日若不是沈三爷的葬礼,沈昭也没撞上,这件事就是沈家再小不过的事。

嫡出的大少爷收个人,再正常不过了,只要正妻进门之前不给名分不怀孕,就不算什么。

但自己亲叔父尸骨未寒,就做出这样的事,传出去沈家和沈昭都会沦为京城的笑柄。

大周太祖皇帝开始,就是以孝治天下,这件事闹起来,可能沈昭的仕途都会受到影响。

两位嬷嬷下去带人,沈老夫人又看向苏老夫人,“弟妹,你放心,这件事沈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又安慰沈昭,“好孩子,今天让你撞见不干净的事了,这事是沈昭不对,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说着,又吩咐陈氏,“去把老大和老二都喊过来,有些主意,还得他们来拿。”

不多时,沈家大老爷沈之衡和二老爷沈之恕都走了进来。

沈之衡直接跪在了地上,“母亲,是我教子无方,请母亲责罚。”

陈氏却不愿意了,在一边骂骂咧咧道。

“我看这事也不一定是昭儿的错,兴许就是府上哪个狐狸精狐媚,硬爬上了昭儿的床。”

“也兴许是被下了药了,这些都要详查。”

沈老夫人脸色一沉,用力拍了一下檀木炕桌,“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儿子若是恪守本分,会出这样的事?”

儿子就是陈氏的命,她最听不得别人说沈昭。

便说道:“母亲息怒,咱们昭儿是沈家嫡长孙,这盯着他的人也多。”

想起儿子可能受到的影响,陈氏又骂道:“等会就知道是哪个小贱人了,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看我不撕碎了她。”

“定是那种狐媚的小浪z货,一心攀高枝的。”

陈氏说话口无遮拦,着实有些不好听。

沈老夫人不悦地说道:“你闭嘴,老大也起来吧。”

话音刚落,花嬷嬷就带着人进来了。

“老夫人,人带来了,和大少爷在里面的,是……苏家表小姐。”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